近日,有消息称,乌兹将牵头举办“中亚超级联赛”,除了本国的几支强队外,塔吉克和吉尔吉斯也将派俱乐部参加,但事实上,该项赛事只是旧瓶装新酒,而且,国际足联有规定,中亚三国俱乐部能否如愿跨足协比赛,还是未知数。

今年3月底,乌兹职业联盟召开执委会,决定恢复2020年迄今因新冠疫情一直停办的联赛杯。杯赛邀请了塔吉克和吉尔吉斯两国的俱乐部参加,所以,备受亚洲足坛瞩目。若能成事,这将是亚洲足坛继澳超后,第二个正式的跨国俱乐部赛事。

上周,塔吉克Sports.tj网站报道,乌兹方面已向塔吉克和吉尔吉斯足协发出参赛邀请,不过,目前一切都处于意向阶段,从赛期到参赛队都没有具体方案。

乌兹联赛杯始于2010年,期间曾停办了三年,2019年重新包装后再度推出。2020年初,乌兹方面再推举措,他们邀请吉尔吉斯和塔吉克各派4支俱乐部参赛,扩军到24队,计划5月开赛。此外,他们还准备邀请土库曼、哈萨克和阿富汗的俱乐部参赛,但因新冠疫情爆发,这项跨国赛事尚未举行就无限期推迟。

乌兹职业联盟主席伊曼霍贾耶夫野心勃勃,他希望明年的时候,这项杯赛能覆盖整个中亚地区,包括隶属欧足联的哈萨克,促进地区足球交流。此前,该地区的俱乐部,乌兹打亚冠,中亚其他足协的俱乐部只能参加亚足联杯,几乎没有跨足协的比赛。

乌兹举办的联赛杯,炒作塔什干、杜尚别、比什凯克、布哈拉、撒马尔罕等中亚名城之间的足球对决,可以聚集更多人气,同时,得到商业回报。

不过,该项赛事能否进行目前存疑,国际足联和下属大洲足联一直坚持单一足协范围内组织职业联赛,不支持跨足协。两年前,塔吉克和吉尔吉斯足协已向国际足联申请参加乌兹的联赛杯,但并未得到回应。

现在,个别俱乐部参加其他足协属地的职业联赛,都是历史遗留孤例,例如摩纳哥参加法甲,安道尔、圣马力诺、列支敦士登俱乐部分别参加西班牙、意大利和瑞士低级别联赛,威尔士俱乐部参加英格兰职业联赛以及新西兰俱乐部参加澳超。

国际足联从未认可跨足协联赛,2004-2007年丹麦、瑞典和挪威组织“皇家联赛”;2007-2011年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组织“波罗的海联赛”;2002-2008年中日韩三国球队参加的A3联赛,都未得到国际足联和所属大洲足联承认,只是非正式比赛。至于阿拉伯冠军联赛、国家队间的东亚杯、西亚锦标赛、海湾杯、东南亚锦标赛、南亚锦标赛、南部非洲城堡杯等赛事,也只是区域性非正式比赛。只有去年底作为卡塔尔世界杯彩排赛的阿拉伯杯,得到了国际足联认可,但那只是已停办的联合会杯的“替身”。

国际足联严格限制跨足协联赛正规化,就是为了防止欧超这样与国际足联和各大洲足联官方主办赛事分庭抗礼的竞争者出现。早在上世纪末,除了G14倡导的豪门俱乐部联赛,一些中小联赛也想过“报团取暖”。例如北欧三国联赛、荷兰与比利时的“低地联赛”,连同以上两者在内,加上葡萄牙、苏格兰、爱尔兰的“北大西洋联赛”。苏超俱乐部多年来一直尝试加入英超,葡超也有意与西甲组成伊比利亚联赛,无一例外被国际足联和欧足联否决。

唯一的特例是女足的荷比联赛,为了推动荷兰和比利时职业女足发展,2012年,两个足协推出了合并版的荷比女足联赛,冠军可获得女足欧冠参赛资格,但三年后,这个跨足协联赛消失,两国各自主办女足职业联赛。

在亚洲,除了澳超这个特例外,原本一直参加马来西亚联赛的新加坡俱乐部在1994年退出,自组新加坡职业联赛(S League)。所以,以乌兹联赛杯形势出现的“中亚超级联赛”,不出意外将停留在不被国际足联和亚足联承认的非正式比赛状态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