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青少年参与了一场历时一个月的“隔空”竞赛,他们在游泳、武术、蹦床三项上相互学习和比拼。北京市育英学校高二学生杨叶桐说:“因为疫情防控不少比赛没法参加,俱乐部线上联赛让我在俱乐部里就能比赛,很兴奋。”

在“双减”背景下,体育总局青少司正在全力打造一项针对体育俱乐部的品牌赛事,目的是引导各级各类体校、学校和社会力量创建青少年俱乐部,鼓励和支持青少年体育俱乐部的发展,强化社会责任,提高行业自律水平,使青少年体育俱乐部成为推动青少年体育事业发展的重要力量,为建成体育强国和健康中国作出贡献。

杨叶桐在50米池U18组的比赛中,以50米自由泳23秒12和100米自由泳51秒21的优异成绩获得了全国冠军,并达到了健将水平。“当知道能参加比赛时心情很激动,因为疫情发生后参赛的机会比之前少了一些,所以更加珍惜比赛机会。”

今年9岁的向泽豪参加了线上武术赛,妈妈刘确敏说,因为孩子年龄还小,参加线下赛的机会不多,所以当得知能够参赛时非常兴奋。向泽豪说:“我觉得比赛和训练最大的不同就是有了新的目标,会不断激励我努力训练,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在练习中每一个动作都要做到位,不能偷懒才能取得好成绩。”

参与体育活动,有助于增强青少年与家长之间的互动和交流,让家长在参与中理解青少年健康成长的意义。刘确敏谈到,孩子在练习武术之后觉得亲子关系更加融洽了,她说:“向泽豪每次上完课回家后都会把学到的内容教给我,他对运动的热爱会感染我,同时将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传递给了我。”

赛事不仅有助于提高学生的竞技水平,还可以借助比赛的契机,提高学生对各类体育项目的兴趣。蹦床项目参赛学员李初曼今年上小学三年级,她说,从一年级开始接触蹦床项目,觉得平时练习的时候状态比较放松,参赛时会有点紧张,害怕失误,但是参赛会激励她在平时的时候认真训练,也让她更喜欢蹦床运动了。谈及线上赛和线下赛最大不同时,她说,线上赛周围只有我们老师,不会怎么害羞和紧张,线下赛的时候在很多人面前表演,就更害怕失误,会更加紧张。

北京少林武术学校负责人向辉表示:“这次比赛规格很高,覆盖面、公信力和号召力都是之前我们参加的比赛所达不到的,因此我们非常珍惜比赛机会。”向辉说疫情发生以来,学生基本上都是参加北京市的锦标赛、冠军赛等,对北京以外的省市了解很少。“这次比赛有19个省市100多个俱乐部和学校参赛,通过参赛学生会更加努力训练,校方也会通过和其他参赛单位的交流探讨,调整自己在教育教学管理方面的不足,比赛为我们搭建了一个相互学习的平台。”

北京泳乐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焦健认为:“疫情期间比赛确实比较少,平时更多的是训练,长时间没有比赛其实对孩子训练水平和竞技水平的提升都会有影响。虽然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举办游泳赛事具有一定难度,线上赛一定程度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不仅可以检验训练水平,更可以激发运动热情。”

《关于深化体教融合促进青少年健康发展的意见》指出,要鼓励青少年体育俱乐部发展,建立衔接有序的社会体育俱乐部竞赛、训练和培训体系。在体教融合背景下,在鼓励体育训练向多元化模式发展。社会俱乐部作为青少年训练中不可或缺的社会力量,地方体育行政部门也在努力做好服务保障工作,为社会力量发展提高良好环境和保障。

成都市体育局青少年体育处副处长范霁说:“我们鼓励成都的社会俱乐部积极参与,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条件下,举办线上赛事已经成为一个共识,全国青少年体育俱乐部线上联赛是在探索新形势下如何把线上赛事做得更丰富、更有趣、更新颖,如何吸引更多的青少年和家庭共同参与体育活动。”

北京市体育局青少年体育处处长苏俊认为,“双减”政策实施后,家长主动督促孩子参与体育活动的积极性开始显现。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为了更好地帮助青少年增强体质,参加体育锻炼和体育活动,组织参加线上赛已经成为一种新的有效的参与模式,并且得到了社会、学校、家庭的广泛认同。

苏俊说:“学生需要通过比赛去检验自己在一段时间的学习情况、训练情况,线上赛可以激发学生的参赛热情和对项目的认同感。”

全国体育运动学校联合会副秘书长高扬认为,此次线上赛为更多青少年搭建了在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参与体育比赛的新平台,全国体育学校联合会作为全国青少年体育社团,希望可以发挥行业优势,动员更多俱乐部参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