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强赛,在乾贵士一发声动扶桑六十州的世界波后,欧洲红魔比利时距离淘汰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不过,这一代天赋绝伦的比利时人,还是让我们看到了他们的团结和成熟,消失的是内讧,看到的是那份追求胜利的力量。

谈到比利时,这里有属于女孩子的巧克力和属于男孩子的啤酒。除此之外,你也应该记得埃尔热笔下《丁丁历险记》中的丁丁和那条因为懒得上色的小狗白雪。

而说起足球,80年欧洲杯的亚军和86年世界杯的第四名则让许多球迷第一次记住了这支球队。近年来比利时则更是涌现了以阿扎尔、卢卡库、库尔图瓦为代表的一批青年才俊。

经历了卧薪尝胆十余载的改革,比利时足球一跃从欧洲二流球队变为大赛夺冠热门,但过往两届大赛,他们均因为队内的矛盾产生内讧而并没有取得较为良好的成绩。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来自这个国家所特有的奇怪属性。

打南边来了帮瓦隆人,打北边来了帮弗拉芒人,中间坐着帮布鲁塞尔人,周围围满了看戏的移民后裔。

网上流传许久的这一桥段,很生动的描述了此前两届大赛比利时这支球队的人员构成和球队状态。

比利时这个国家一共有1100万人口,大部分都住在国土北部的弗拉芒地区,接壤荷兰,以荷兰语为主。另一部分人则住在比利时南部的瓦隆地区,与法国接壤,当地的居民母语为法语,还有首都地区(即布鲁塞尔)的人属于双语者,此外东部还有部分说德语的地区,再加上由于历史因素,国内有许多非洲的后裔,多种不同的文化和语言组成了这个国家。

而语言和文化的差异也让国家队球员间更容易产生摩擦和间隙,细心的观众可以注意到在比赛前放国歌《布拉班人之歌》时,很多球员并不张嘴唱,原因是比利时国歌分成三种语言版本(荷、法、德),很多来自荷兰语区(弗拉芒语区)的球员真的是不会唱法语版的国歌…

而这种间隙和摩擦,很自然的会被球员带到球场上来。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和2016年欧锦赛,被看好的比利时队连续在两次大赛上折戟淘汰赛,如果说巴西世界杯0比1输给阿根廷队是由于经验不足,那么2016年欧锦赛上被冰岛逆风翻盘,就或多或少不太应该了。威尔莫茨挂帅的球队,显然没能控制住这种情绪。媒体还一度计算队内中场核心德布劳内与阿扎尔之间互相从不传球的技术统计。

比利时已故著名足球教练,曾经率领比利时队在上世纪80年代创造辉煌的蒂斯曾说:“千万不要召瓦隆人进入国家队,无论他有多么优秀。”据BBC报道,他们接触到的比利时足协发言人就透露道,足协在进行面试的时候都要分为法语和荷兰语两部分进行。

内讧给这支球队注入了太多负面因素,是一颗30多年来始终影响着比利时队的定时炸弹。讲荷兰语的教练会重用弗拉芒人,而讲法语的教练则会更多选择瓦隆人,比利时的足球也从辉煌的80年代走入了逐渐走向平庸。自2002年参加世界杯后,他们缺席了此后包括2004、2008、2012年欧洲杯以及2006、2010年世界杯在内的五届大赛。

当然这种现象并不单单局限在国歌以及平时的交流中,2014年两只来自中国的熊猫一度引起比利时国内的政治纠纷,是时,来自弗拉芒语区的政客指责说法语的总理为了讨好选民,而将熊猫放置在说法语的天堂动物园,而没有放置在弗拉芒语悠久历史的安特卫普动物园。

除了熊猫纠纷,这种因语言和文化造成的撕裂也一度让比利时政府在2010年—2011年间出现停摆,比利时各政党花了589天最终才组阁成功,成立政府。

除了国内两大语区的对抗,比利时还要面对一个更加现实的情况——移民。本届世界杯比赛上,32强中有22支球队至少有一名球员非本国出生,总共有82名球员不是代表自己出生国参加世界杯。而且,即使全部23名球员都出生于本国也不能说明什么,比如德国和比利时都各自拥有庞大的移民军团——其队中众多球员均为二代移民。

几支移民大队中,法国队移民占比78.3%,瑞士队移民占比65.2%,比利时队和英格兰队的移民占比同为47.8%,德国队移民占比39.1%,而法国、比利时、英格兰均已进入八强。

而目前比利时国家队内包括队长孔帕尼,主力前锋卢卡库、巴舒亚伊都是刚果后裔。与日本一战建功的查德利、费莱尼是摩洛哥后裔,此外本届没能入选国家队的罗马大将纳英戈兰拥有一半印度尼西亚血统,米拉拉斯的父亲是希腊人,阿扎尔虽然出生在比利时南部城市拉卢维耶尔,但却拥有阿尔及利亚血统,讲着一口标准弗拉芒语(荷兰语)的德布劳内的母亲则是来自非洲布隆迪的德国裔白人女性。

当然本届比利时代表队最复杂的人还是要数贾努扎伊了,他可以选择为7个国家效力。他出生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根据祖籍情况,他也能选择阿尔巴尼亚、土耳其、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科索沃, 曾在曼联效力的经历也让他有了申请英格兰国籍的资格。

由前殖民地向宗主国的流动,例如刚果就曾经是比利时的殖民地,在比利时阵中有相当多球员是刚果的后裔。战争导致的难民涌入,最终选择加入比利时的贾努扎伊就是因为贾努扎伊的父母在科索沃战争期间去到比利时。2014年,科索沃尚未被纳入国际足联,于是他选择为自己的出生地比利时效力。因为社会政治形势变化而产生的移民行为,比利时曾在1984年、1991年和2000年3次修改移民法案,前往比利时的移民数量呈爆炸式增长,根据近年的一次统计,目前比利时国内其中60%是比利时人(出生的时候有比利时国籍,父母出生的时候也有比利时国籍),25%是移民,剩下来的人没有查清楚他们的来历。

而提到比利时的前殖民地刚果,他们尽管没能出现在本届世界杯的舞台,但祖籍刚果的球员却可以完整的组成一套实力不俗的首发阵容。

而本届比赛中,比利时全队统一用法语作为标准对外语言,每场比赛前全队拥抱鼓励,请到亨利作为球队助理教练,聘用西班牙人马丁内斯作为主帅,无不体现足协和队员对于这次世界杯比赛心态上的变化。

球队主帅马丁内斯和助教亨利,也会极力打破比利时队的天生壁垒,就像一群比利时球迷说的那样,他们不是瓦隆人,也不是弗拉芒人,我们都是比利时人。每当有球员被替补换下场时,替补席上的球员们一一上前,起身献上的那一次次拥抱,或许就是比利时这支球队能在0比2落后而最终成功逆转的核心秘籍。

而十年前,比利时的世界排名可还处于第70,短短十年间就达到了世界之巅,虽然有这批优秀的天才球员天赋的助阵,但更多的是比利时卧薪尝胆二十年的抉择,而这都与一次家门口举办欧洲杯惨淡的回忆有关。

2000年,比利时和荷兰联合举办欧洲杯,但东道主之一的比利时却在小组中马失前蹄。2002年世界杯,比利时尽管以小组第二晋级淘汰赛,但是在16强赛中被巴西队挡在了八强的门外。随着维尔莫茨等老将退出国家队,比利时也开启了自己的重建计划。

2002年,比利时制定“十年足球复兴计划”。 首先便是给 各个州提供资金,用于当地球队的青训及足球设施完善。

此外,比利时足协还花大力气培养足球教练,而他们的模板就是他们的邻居,法国。 其中的一项重要职能便是“免费培养青训教练”, 而在此计划施行的时间里,报名学习的人数大幅增长。

而且,具有丰富经验的球探也会在足球场上相中具备潜力的年轻球员,劝说家长将这些十二三岁的明日之星送入足球学院深造。 而一边抓训练的同时,比利时也不放松对小球员们的 教育,根据规定,全国中小学校每周设立多场足球训练课,小球员们在保证学习质量的同时也能享受每周超过20小时的足球训练。

另一方面,为了弥合国内的两大语区对抗,比利时还从U6年龄段便开始双语教学,以便消除隔阂, 在这种教育模式下,年纪尚小的球员便不会再有那么强烈的不同民族的不认同感。

其次,比利时大量吸收身体素质出众的非洲后裔。 为了方便移民的加入,还多次修改移民法,以便能够达到自己的最终目的。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计划开始前些年,由于比利时自身联赛实力不强,得不到锻炼年轻球员的目的, 足协也采用了一种“ 送出去” 的策略,让希望之星在他国联赛快速成长。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比利时各级青年队仍然保持较强的竞争力。例如在结束不久的U21预选赛上,比利时代表队就排在小组头名,在最近的U17欧洲杯上,比利时也是赢球最多的球队。黄金一代之后,比利时的天才球员依然在不断的涌现,未来仍可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