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农历大年初一(2022年2月1日)晚,中国男足在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赛中客场以1:3不敌越南队,基本已经提前宣告无缘2022世界杯。国足输球成为中文互联网当晚最大的热点,范志毅9年前一条“再下去要输给越南”的采访片断刷屏。

尽管国足新任主帅李霄鹏在赛后第一时间道歉,称这样的比分难以接受。但这次大年初一的失利还是激起了更广泛的讨论。在此之前,中国保持着在国际赛事中对越南的7连胜,而且这还是一场在农历新年开端举行的比赛,一场失利难免让人心中“添堵”,十二强赛事的国内版权方的相关公司高管也在其个人朋友圈表达了失望甚至愤怒。

时间倒回到北京时间1月29日凌晨00:15分,中国男足在经历了6个小时的飞行后,终于抵达他们在越南河内的驻地酒店。当天正是农历腊月二十九,中国和越南的人民都在等待一年中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而距离国足在大年初一输给越南,此刻还有三天的时间。

此前,国足在日本琦玉体育场0-2不敌日本队,输掉比赛的第二天,国足就出发前往越南。

当天,河内的气温超过14摄氏度,比一天前中国队所在的日本琦玉2002体育场要温暖不少。这个温度应该会让中国的球员们感到舒适,在去日本之前,他们1月12日以来就在相对温暖的上海集训。而在去年,他们有许多时间时间都在温暖的西亚训练,从多哈的阿联酋直到沙迦。

但刚承受一场失败,转身就要飞往东南亚筹备三天后的比赛也确实有些仓促。29日当天下午,国足就启动了首场集训,26名队员全部出现在河内行待体育场,这是一个建造于上世界50年代的球场,场地条件较差,没有专门的更衣室和洗澡间。

不过,越南队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集训的。第二天,国足又进行了第二场训练课。训练前,韦世豪和颜骏凌都接受了采访,他们表示只要正常发挥,一定能够取胜。

足球比赛前的舆论战,一般只有重要比赛前才会出现。当天,越南队主帅朴恒绪及越南国家队队长杜雄勇也公开对媒体表示,他们将全力战胜中国,给越南人带来一个特别的春节。

这天,中国女足已经率先传来捷报,她们在女足亚洲杯1/4决赛中3:1战胜了越南。但这条消息并未引起太多关注。

到比赛前一天,中国队主教练李霄鹏在1月31日上午举行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延续了此前队员们的信心,他表示希望能在春节用一场胜利为全国球迷增加喜庆气氛。

有意思的是,越南队主帅朴恒绪在当天的发布会上一反之前要战胜中国的态度,主动示弱,称赞中国队。“中国队球员身体很强壮,两个边路的速度非常快,他们的组织做得也很好。”朴恒绪说,“中国有十多亿人口,他们的选材资源很丰富。此外,中国足球也投入了巨资。”

主动示弱往往是为了让对方轻敌,一位前任体育评论员告诉本报记者,他认为赛前越南队的反常表现,外加此前首回合我们曾战胜越南还是影响到了球员的心态,此外连续的奔波也是一个因素。而仅以两支球队现在的实力来说,中国队不至于连输三球。

比赛过程中,看台上的越南总理范明郑也多次起身为越南队的进球欢呼,从转播镜头的表情来看,他真的很开心。赛后他更是亲自在现场给球员们颁发了红包。

到场的中国球迷目睹了国家队在开场短短20分中内连吞两弹,而在看台上显得有些手足无措。随后,这些画面被制作成各种短视频和GIF图,以#国足把球迷看懵了#,登上各大中文社交平台热搜。

虽然国足23人大名单的平均年龄达到了29.3岁,而越南只有25.7岁。但在身价方面,国足总身价达到了1482.5万欧,越南只有445万欧,国足的身价达到了越南的3.3倍。

国足方面身价最高的球员仍旧是武磊,达到了250万欧,越南方面身价最高的则是阮文全等三位球员,身价都只有30万欧元。

每一届世界杯的区域预选赛,都由该地区的足联承办。而对于亚足联来说,世界杯预选赛几乎是该区域内最有影响力和商业价值的比赛,而中国则无疑是亚洲区域潜在价值最大的市场。

今天的亚足联在中国市场的商业策略也需要依靠中国公司——A股公司当代文体(600136.SH)2018年与亚足联签订独家授权协议,该公司将全面负责亚足联相关赛事商务权益的设计、销售策略以及市场影响方案等,双方达成一致后,当代文体还要负责具体实施。

这是中国体育公司首次成为规则制定者,向全世界推广策略。此前,一位体育评论人士曾对本报记者分析称,虽然亚足联赛事在国际上影响力有限,但是由中国公司来制定规则,还是有助于中国足球的推广,也能打造更符合中国观众习惯的市场。

在当代文体的推动之下,亚足联在本次十二强赛中共有7家官方全球合作伙伴和官方全球赞助商,其中就包括中国的伊利集团。这在疫情背景下实属不易,要知道2021年开赛,影响力远超亚足联赛事的欧洲杯,也只有12家顶级赞助商。

官方信息显示,中国女足的合作伙伴有人人车和小红书两家企业,男足则签下了海澜之家、青岛啤酒、东山壹号三家赞助商。

与此同时,为了充分挖掘区域观众的商业潜力。自去年开始,当代文体与亚足联联手启动“官方区域合作伙伴”计划,越来越多的各国本地企业开始将亚足联的比赛列入投放射程,这其中就不乏中国移动咪咕视频、以及爱奇艺体育。

一位体育版权公司人士告诉本报记者,顶级赞助的花费又过高,比赛也缺乏吸引力,就导致企业兴趣不大,增添区域合作伙伴,有利于吸引更多企业进入,虽然是为了利益,但本质上也是扩大推广范围。

中国队如果能继续前进,意味着拿下版权的中国企业和赞助商们,也会收获更多曝光和流量,就能形成一个正向的循环。但在疫情造成的“空场”压力之下,足球所面临运营压力显然比其他运动更大。

对于拥有赛事转播版权的咪咕和爱奇艺来说,虽然施展了各种传播玩法,但无论想出什么样吸引眼球的手段,恐怕都扭转不了球迷因比赛失利而对赛事丧失兴趣。

这也是版权公司和赞助商们担心的问题。毕竟从商业的层面来看,挖掘利益,扩大影响力,是他们唯一可以“帮助”中国足球的通路。

中国足球正在经历变化,国足输给越南,或许正是变化的谷底。一位体育行业人士向记者分析,在持续的疫情和史上最严足球“限薪令”的背景下,中国足球沿用多年的底层逻辑,正逐渐松动,这其中商业利益的变革是重要的一环。

他认为,一方面新的传播方式带来新的商业价值,吸引越来越多的平台押注足球版权。这些公司希望尽力推广赛事,以收获更多价值,他们最担心的是成绩不理想导致观众不断流失。

另一方面,随着一些传统企业洗牌,砸钱玩球队的套路已经行不通。作为中国足球仅有的职业体系,中超正在经历最艰难的时刻,短期内很难看到中国足球的商业价值还会有爆发点,这很容易让企业也丧失参与的意愿。在他看来,如果没有更多力量去支持足球事业,那任何理论也是空谈。

从早年的金元足球,到归化外援仍解决不了人才短缺,再到如今,中国足球缺乏青训体系和全民投入几乎成为舆论常识的当下,国足这场“创造历史”的失利,是否能成为让“咸鱼翻身”的最后一股力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