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奥会女子冰球小组赛2月3日在五棵松体育中心开赛,代表中国队出战的23名队员中16人是广东队员,她们均来自深圳昆仑鸿星俱乐部,其中26岁的米勒打入中国队唯一进球,创造了广东体育历史性的时刻。这支球队近五年有着怎样的备战故事,这些场上勇猛的姑娘们背后又有怎样的性格?为此羊城晚报记者特意连线了该俱乐部副总经理杜丛飞和刘楠。

如今主要负责俱乐部青少年培训的杜丛飞当年参与了深圳昆仑鸿星女子冰球队的成立,此后两年更成为球队的“大管家”,作为领队带领球队征战北美联赛。据她回忆,俱乐部2017年成立,是响应了“北冰南展西扩”的号召,经考察发现深圳大运中心有条件不错的冰场,在深圳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的支持下,与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中国冰球协会、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政府达成了共建国家队的意向,并以深圳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的名义参加职业联赛,同时共同在中国南方地区发展冰球。

“其实从达成意向到组队,再到出征加拿大联赛,中间只有短短半年时间。”杜丛飞回忆,“当时的工作千头万绪,改造球场、招募球员、完成签约、从国外运送各种装备以及办理球员出国参加联赛的签证等等。”虽然大运中心具备了翻新改造的基础条件,但在南方搭建冰场仍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事情,室内的湿度和温度很难满足,而且正值最热的六七月,深圳大运中心的冰场一度因为滴水无法训练,球队只能转移到北京训练。

虽然中国女子冰球球员储备并不多,但俱乐部一开始就组建了两支球队,一共四十多名球员,目的就是希望开放更多平台给更多的球员,让有潜力的运动员都能加入俱乐部,到顶级联赛去历练,从而培养出足够多的高水平运动员,组建出最强的国家队。据了解,如今国家队的23人过去都曾加盟过深圳昆仑鸿星俱乐部。

在杜丛飞印象中,这些场上看上去很勇猛的球员,私底下都是非常单纯可爱的女孩。场上勇往直前,受伤下场会哇哇大哭,还有人胆子小,上厕所喜欢找人陪;还有些私底下看着很萌很爱撒娇的“甜妹”,上场却摇身一变,速度极快、特别凶猛。“特别有反差!”她笑着说。

前两年带球队出行,杜丛飞也有很多印象深刻的瞬间,“我们冰球队出行,从到达机场到登上飞机,每次都要三个小时时间,因为除了每人的私人行李外,还有一名装备师会打包额外的行李,里面装着球衣、训练用的罩衣、小型磨刀机、烘鞋机、备用球杆和医疗装备等,需要全队每个人帮忙携带,共同搬运,而且都是超规行李,手续特别麻烦。而且去北美比赛,常常没有直航,中转同样手续繁琐,每次出行光在路上就要预留两天时间”。

还记得有一年去美国比赛,刚到酒店就遭遇了三天的暴风雨,电力系统全瘫痪,没有暖气没有热水,全队只能冒着没过膝盖的大雪,徒步半个小时到商场吃饭,在中餐厅借插线板充电。平常叱咤风云的球员,因为没电不敢上楼,还得杜丛飞陪着她们上去。这些旅行途中焦头烂额的事情,杜丛飞有满肚子的故事。

近两年,俱乐部另一名副总经理刘楠更多负责俱乐部和国家队对接的事宜,更了解疫情背景下,球队备战的艰辛。“这些女孩一直在为冬奥会的梦想奋斗,这两年我们转战俄罗斯女子冰球联赛,拿到了2019-2020赛季俄罗斯女子冰球联赛的总冠军,这也是中国冰球队在国际职业冰球赛事中拿下的第一座总冠军奖杯。”荣耀的背后,是球队大半年的时间告别家人,背井离乡在陌生的国度征战的艰辛,但大家都无怨无悔。

刘楠透露,每一名队员身上其实都有动人的故事,比如周嘉鹰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加盟俱乐部前是一名在华尔街从事金融工作的精英,但为了心中的冰球梦和奥运梦,她毅然放弃了高薪。去年11月底,周嘉鹰意外摔倒脚踝骨折,但一向逻辑性强,遇事冷静的她没有任何负面情绪,冷静地和俱乐部讨论手术的时间和地点,在美国进行手术后,短短一个多月后便回归球队,随队来到冬奥会的赛场。还有大学毕业就加盟俱乐部的林绮琪,从每天开开心心大大咧咧的女孩,几年间成长为有责任有担当的队长,为球队的融合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这几年,俱乐部利用平台,给运动员创造了参加高水平联赛的渠道。而这支球队在成长过程中,国家队教练团队的搭建,也让更多中国年轻教练参与其中,通过与高水平外籍教练合作,提升自身水平。另外,俱乐部过去每年主场赛事的开打,带动了很多人参与赛事运作,裁判的人数和水平也在提升,比如这次冬奥会便有四名广东籍裁判参与其中。疫情前,一场比赛能有三四千名观众入场,也令这个项目更加普及。

此次中国女冰重返奥运赛场,刘楠希望,通过冬奥会的契机让这个项目在全国、在青少年中有一个飞速的发展,吸引更多的孩子参与。未来,她希望中国能有一个自己的女冰联赛,毕竟完善的联赛对这个项目的发展会有更大的促进作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