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比赛,正反方的立论框架都比较清楚。正方给出了关于“何者更难”的判准,即何者更难以达成。反方对这一判准没有进行挑战,从整场比赛来看,应是默认了这一判准。

在双方判准统一的情况下,我评判胜负的标准是整场比赛结束后哪一方的论存留的更完整。

此外,正方在后续的攻防中还补充了一层,渡人不是表层、暂时的缓解问题,而是要彻底、深入地解决问题。所以渡人更难。

三是人在面对自身问题时更关注消极结果,会受到负强化作用的影响。所以渡己更难。

双方的论都基本能立住,但论点上没有比较直接的对冲,所以这场比赛的攻防主要是双方分别对对方论点的反驳。

整场的攻防比较集中,双方在技巧上都选择了与对方拉平,大部分攻防呈现出“这种困难你有我也有”的形态。

一是渡己也需要有能力,这一点上渡人与渡己相同,成功拉平了正方的第一个论点。反方对这一点的回应方法是退守自己的第二个论点,即有能力的情况下渡人还涉及被渡者的信任问题,在我的判断中是放弃了这个点。

二是人与人之间通常存在基础的共情,只要有基础的共情,就能够帮助他人解决一些问题——这是对正方第三个点的削弱。正方没能给出进一步的回应,反方通过一些例子的渲染,对这个论点有成功的削弱。至于反方对正方第二个论点的挑战,主要是人们在自渡时可能也会产生自我怀疑,由于正方强调的是不同主体之间的由于信息不对称等带来的信任缺失问题,反方的这一攻击相对来说比较弱。

此外,反方多次攻击正方没有对两种情况做出比较,也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正方的立论。

但这两层回应都没能有效动摇反方给出的学理和数据,因此正方没能成功挑战反方的立论框架。

在价值上,正方的价值是:如果宣扬渡己更难,会给人们不自立的借口,使人们越来越依赖他人。反方仍然是拉平了这个价值,认为如果宣扬渡人更难,同样可能出现导致社会越来越冷漠的问题。

正方在整场比赛中的实证和渲染都相对缺乏,没能有效地展开自己的论点,也没能成功削弱反方的论点,而反方则有效攻击了正方的两个论点。双方价值拉平,整体上,反方的立论存留更多,因此我判给了反方。

一是双方都出现了一些略显奇怪的例子。比如反方举人们可以用AED除颤仪拯救他人的例子,试图论证“没有相应的能力”也可以渡人。这是无法证成的,因为使用AED除颤仪救人要求的能力就是会运用这个仪器而已,它也是一种能力要求。这种例子与反方的论点没有直接关联,而且不能有效反驳正方,在场上反复出现,会有一些影响观感。

二是双方在比较的主体上都出现过跳动,即用渡人者渡人的难度和被渡者渡己的难度相比较,比如在扶贫的例子中比较政府扶贫和贫困户自己脱贫的难度,实际上是在进行不同的主体之间的比较。但主体的能力本来就是不相同的,这里的难易差别并非来自于渡人和渡己本身的区别,而是受到主体能力的影响。

赛题想要比较的应当是同一主体渡人和渡己的难度,这种比较就有些不合题。但双方都出现了相似的问题,也没有一方指出对方在这里出现了问题,因此这个问题没有影响我对胜负的判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