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9日晚8点,谷爱凌夺冠后的第二天,这位天才滑雪少女在抖音开启了首场直播,结束时的观看人次超过1800万。

就在前一日,千万观众等待着谷爱凌U型池场上的绝对优势表现,当天央视频直播的观看人数接近200万人次。从“一墩难求”的冰墩墩、喜感满满的“濛式解说”,再到天才少女谷爱凌的全面出圈,这无疑称得上是一场全民参与的冬奥会。

而过去的2021年被称作娱乐圈塌房元年,如梦初醒的饭圈女孩发现自己倾注的时间、精力和热情都付之东流,营造出来的偶像偏离她们的既定幻想,而站在冬奥赛场上闪闪发光的运动员成为她们的下一个完美偶像。

一个月前,菲菲退出了曾经的粉丝群,删掉了塌房偶像近千张的图片。生活的失衡感让菲菲陷入了精神空虚,她感到自己有点闲了下来。菲菲以前的时间除了休息和工作之外,大多分给了追星:控评、做数据、氪金。

当刷到日本花滑运动员羽生结弦亲吻冰面的视频时,菲菲被他神情中的坚定、纯粹所感染。在本届冬奥会之前,羽生结弦只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在刷完有关羽生结弦的所有纪录片和比赛视频后,菲菲感慨道:“他真的是用生命和热爱在冰面上起舞。”

不过,娱乐圈和体育圈是完全不同的运作体系。其中显而易见的一点是:饭圈有心照不宣的追星规则,粉丝会不断美化偶像成绩自我麻醉,如果不能提名国内电视剧、电影三大奖项,就会拿电视剧的收视率和播放量作为炫耀的资本,实在找不到夸赞的地方就会拿“努力”说话。但运动员的战绩却是实打实的,羽生结弦拿过两届冬奥会的冠军,谷爱凌则在参与奥运会前就包揽各大滑雪赛事的奖牌。

“你可以永远相信奥运冠军。他们的奖牌就是最好的证明。”菲菲说道。有时候她在微博刷屏羽生结弦的最新资讯,也会遭遇网友质疑的眼光,菲菲就会用“他是奥运冠军”做为反击。

菲菲当然不是个例,时代财经发现,受冬奥会的影响,体育圈多位运动员超话中涌入了一大批新粉丝,甚至是明星超话中的大粉,他们的首页简介中纷纷添加了运动员的名字。

谷爱凌的自信、不怯场、乐观吸引了田丽的注意,她看完了有关谷爱凌的所有纪录片。田丽试图总结出谷爱凌成功的秘诀:在做一件事情上百分百投入、享受参与的全过程。“我打算把谷爱凌的摆件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希望能时刻激励自己。”

在迷上谷爱凌之前,田丽也是深入饭圈三年的追星女孩,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花在了无意义的数据和反黑上,也会跟着粉头(粉丝群体中的意见领袖)替偶像的话语权冲锋陷阵。

“体育圈的运动员都比较纯粹,他们想到的都是如何把训练中最好的时刻发挥到赛场上,比拼的都是硬实力。”谷爱凌的执行力打动了田丽,从2015年立下参与北京冬奥会的目标到站在最高领奖台上,谷爱凌奋斗了7年,“她的成功并不能简单地用天才来解释,她也无数次摔过、痛过。”

爱一个人的表现是让他充满生活的方方面面,田丽把自己的手机屏保一律换成了谷爱凌,画面中的谷爱凌正在腾空飞翔。

在谷爱凌拿下大跳台冠军后,瑞幸被送上了热搜,当天门店的冠军同款单品也出现了爆单。据此前媒体报道,也是最后关键性的一跳,谷爱凌的广告身价暴涨,就连她赛场之外的“吃播”视频,也成功带火了韭菜盒子、烤鸭、涮羊肉等经典美食。

“两金一银”的最终战绩无疑会让谷爱凌的商业价值水涨船高,她的代言价格早已不输娱乐圈的顶级流量明星,一个属于谷爱凌的时代才刚开始。

据不完全统计,仅仅在过去的一年内,邀请谷爱凌作为品牌代言人的品牌就超过20个,横跨运动、时尚、护肤、快消、汽车、家居、高奢等多个领域。

“今年娱乐圈明星接代言会更内卷了,品牌更愿意去找形象好、传递健康生活方式的体育明星。流量明星存在的风险性反而成为一种压力,现在只要明星有负面新闻,代言的品牌很容易受到波及。”品牌运营人员郭静向时代财经说道。

站上男子大跳台最高领奖台的苏翊鸣,也正在开启全新的商业之旅。据第一财经报道,苏翊鸣经纪人如今每天最大的工作量就是拒绝代言,直言“每天拒绝100个人”。

虽然羽生结弦的代言数量不多,但也引发了品牌争抢的小高峰。一款西铁城联名手表成为粉丝们证明身份的新标签,该款手表的发售时间是去年12月7日,直到冬奥会期间才出现断货。

杭州西铁城专柜人员向时代财经说道,羽生结弦冬奥男子花滑挑战4A(阿克塞尔四周跳)的当天,销量有了明显的增长,并且在情人节成为门店爆款。“每天都有十多位客户询问,现在这款手表已经全网售罄,另一款联名手表也即将缺货。”

东京奥运会的苏炳添创造的亚洲记录还没散去,北京冬奥会再次捧红了一批批新面孔,大量粉丝的涌入推高了他们的商业价值,或许明星运动员的抉择会成为贯穿品牌方全年的命题。

据时代财经统计,从2月7日至今,羽生结弦在微博体育超线万,谷爱凌的势头也不小,跻身体育超话前三。

面对汹涌而来的庞大新粉,不少自称“真体育迷”的粉丝露出了担忧。在老粉丝梁洁看来,新粉丝大多“爱得并不走心”,有的人不知道羽生结弦的中文昵称是“柚子”,也有的人把羽生结弦就读的“早稻田大学”误认为是“稻田大学”。

“我们很担心一些粉圈思维会入侵体育圈,最近也出现有粉丝蹲点探班的情况,他是运动员不是明星,也不希望大家可能出现的不理智行为影响到他。”梁洁说道。

不少受访者向时代财经直言,他们只是沉浸在运动员在比赛现场的视觉冲击,并没有深入了解他们参与项目的比赛规则和周期,这场以冬奥会为契机的崇拜只维持在了浅浅的层面。

谷爱凌也在打破“体育明星偶像化”的趋势,在抖音直播间里,她亲切地说“我不是偶像,我是你们的朋友,我们不是在这聊涮羊肉吗?”

田丽立即转发了谷爱凌夺冠的微博,“为我的朋友感到骄傲。”也是在谷爱凌夺冠期间,成都密训滑雪场人数翻倍,谷爱凌成为大多数人奔赴滑雪场的原因。

“小谷也许会真正改变定义‘偶像’的标准,他们不需要依靠粉丝就能创出自己的天地,他们能带给年轻人全新的价值观,也能重塑偶像的意义,让大家明白优秀的人是需要长期的努力和坚持。”田丽向时代财经说道。

随着冬奥会的闭幕,如何耐得住寂寞成为不少粉丝担心的头等难题。在重大体育赛事结束后,运动员往往会投身日复一日的训练中。

相比娱乐圈明星,运动员的商业价值往往以赛事为周期进行调整,生命周期比普通明星要短得多,一旦运动员错过其黄金期,热度和话题度就会随之消散。

四年前,林娜第一次在平昌冬奥会领略羽生结弦的风采。不到一年,她就被娱乐圈层出不穷的新面孔吸引,流量明星们穿着华服出席各大晚会、庞大的粉丝群体因此强化了追星习惯,“羽生结弦并没有个人认证的社交账号,除了比赛之外很难看到他的动态。”

“下个月你们还会在吗?明年你们还会在吗?”有粉丝开始在超线号羽生结弦结束冬奥表演赛,或许就很难在中国看到他的身影了,而被斯坦福大学录取的谷爱凌也即将在今年秋天入学。

不过,面对可能到来的空窗期,田丽表现得比较豁达。“至少这个女孩激励过我,我永远会记得她比赛时‘飞’起来的瞬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