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2022年冬奥会为全世界运动员提供了一个公平竞技的舞台。在这个舞台上,有的不断超越自我,力求开创先河,有的克服重重困难,只为能参与其中。他们中的很多人虽然没有获得奖牌,却收获了更好的自己。

即使遍体鳞伤,也不曾失去再战的勇气。首次参加冬奥会的中国小将高弘博,在单板滑雪男子U型场地技巧资格赛中只进行了简单滑行,甚至连一次空中转体也没有做,只拿到了全场最低的15分。但这简单的滑行,高弘博却是顶着脚踝骨折带来的巨大疼痛坚持下来的。

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运动员 高弘博:大夫的意见就是说,你要上场可以,但是不能做一些难度动作,要是有二次损伤的话对以后的影响应该会很大。比赛之前我就一直在跺脚,把脚稍微跺麻一点,要不然的话,我怕到时候滑的时候疼,忍受不住就会出现失误之类的情况。

为了不错过家门口的冬奥会,高弘博咬紧牙关毅然上阵,赛后他直接被送进了医院,目前已顺利完成了手术。

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运动员 高弘博:参加奥运会一直是自己的一个梦想,感觉梦想在眼前了,再说放弃以后会感到可惜,也会后悔,很开心自己平安地滑下来了。

不断突破自我,本身就是一场胜利。北京冬奥会高山女子回转比赛第一轮,中国台北选手李玟仪出发不久便摔倒并错过旗门。这样的失误很多人会选择直接放弃,但李玟仪并没有放弃,她慢慢爬起来,一步一步缓慢地向着她刚刚错过的那个旗门攀登。

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运动员 李玟仪:我想说,难道我的奥运就要结束在第三个旗门吗,爬的时候很多人在帮我加油,我觉得蛮感动的。

在这个比拼谁向下滑得快的项目里,观众却在为一个向上攀登的姑娘喝彩。最终,李玟仪顺利完赛,她也成为台湾地区第一个在冬奥会滑雪赛事中完赛的女子选手。

冠军永远不是竞技体育的唯一意义,比挑战对手更重要的是挑战自我、挑战极限,这一点,在日本选手羽生结弦的身上得到了完美体现。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的赛场,羽生结弦出场,第一个跳跃动作就是挑战前无古人的阿克塞尔四周跳,又称4A。最终,羽生结弦还是摔倒在冰面上,可尽管如此,他丝毫未受影响,起身后尽力展示自己,完成比赛。

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运动员 羽生结弦:我真的拼尽全力努力了,老实说,我觉得自己付出了尽可能多的努力,尽管可能是没有回报的努力。

奥运赛场上一直都有逆流而上的坚持,德国速滑选手克劳迪娅·佩希施泰因用时间和努力创造奇迹。她是世界上第一位参加了八届冬奥会的女选手,被人们亲切地称为“滑冰奶奶”。这个月22日,她将迎来自己的50岁生日。2月5日,在速度滑冰女子3000米比赛中,她的对手是1999年出生的中国选手阿合娜尔·阿达克,两人的年龄相差了27岁。

中国速度滑冰队队员 阿合娜尔·阿达克:我在上场的时候,也是跟她表达了我的敬意,她祝我好运。

这是一场真正的年代之战,比赛没有悬念,更为年轻的阿达克率先冲线,而成功完赛的佩希施泰因也带着笑容滑过终点线,新人和老将之间的接力让我们赞叹奥运精神生生不息。

北京冬奥会速度滑冰运动员 克劳迪娅·佩希施泰因:我希望我能参加第九次奥运会,我不喜欢安于现状,我只想勇往直前。在比赛中,我仿佛沉浸在一个精彩的世界里,我无法控制我的脚步,我热爱滑冰,这是我的生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