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刚刚结束的北京冬季奥运会上,奥运冠军谷爱凌跳的冬奥会滑雪大跳台,让从小在厂区生活过的石嘴山人都有种熟悉的感觉。跳台建在原首钢厂区内,旁边就是首钢冷却塔。也正是这个大跳台,让《人民日报》关注到了“石嘴山大武口洗煤厂”。2022年1月18日《人民日报》对首钢大跳台进行了大篇幅报道和解读,并且在报道中提及和赞扬了“大武口洗煤厂”。

人民日报在当天的《用好工业遗产 点亮城市空间》一文中写到:三线建设的重要基地四川梓潼两弹城、宁夏石嘴山大武口洗煤厂等虽然地理位置偏远,但与区域文化旅游、红色旅游、工业旅游密切联系,吸引不少游客前往。

石嘴山工业遗址公园是目前我区唯一一个以工业留存遗产为基础,利用声、光、电等现代科技手段打造的独具特色的工业主题公园,在原大武口洗煤厂的基础上,将厂房、车间、传送带、储存仓、机器设备等充分利用起来,打造出了独具工业文化特色的遗址公园。位于遗址公园里面的宁夏工业博物馆搜集整理了大量的珍贵照片和实物,全方位记录了石嘴山老工业基地的建设历程、重要事件、建设成就,讴歌了几代建设者在这片土地上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博物馆和遗址公园相得益彰,成为石嘴山工业文明的一个地标名片。

石嘴山工业遗址公园门口是一座高高的黑色雕塑,在阳光下闪着乌油油的光芒。雕塑是一位戴着安全帽的煤矿工人头像,面相朴实俊朗。他朝着东方微微扬起头,仿佛刚刚完成作业从井下矿道里上来,迎着初升的阳光,眼里透出既欣喜又刚毅的目光。

工业遗址博物馆里,幕墙上划过一个个闪着荧光的名字:赵军政,23岁;李进孝,21岁;张金盛,20岁这一个个年轻人,都是为祖国的“三线”建设献出了宝贵生命。博物馆利用全新的科技手法,将他们的名字设计成从浩瀚的星空中一一落下,又逐渐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如一个个美丽的流星翩翩而至,又飘然远去,留给人们的是无限的想象与思念,引人驻足良久。

在石嘴山工业遗址公园的入口两边地砖上,生铁铸成的路面标牌上镌刻着一串串令人望之便热血贲张的数字:1951年,203人,我们来自北京,在贺兰山下,吹响了开发建设集结号;1957年,5000人,我们来自山西,在贺兰山腹地筹建石嘴山矿务局“三线”建设时期,全国各地奔赴石嘴山的建设者超过了10万人。当初还是一片荒滩的惠农区,建起了钢铁厂、电厂,静默千年的荒山沸腾起来了,石嘴山一矿、二矿,石炭井一矿、二矿,大峰露天煤矿等相继投产,产量连创新高……这段历史值得记录和留存。

从“三线”建设时期开始,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人才汇聚在贺兰山下,创业、奋斗,一代一代接着干……行走在石嘴山工业遗址博物馆,人们在这些故事中寻找到了石嘴山人大干社会主义、建设美丽家乡的传承精神,寻找到了石嘴山这座城市五湖四海精神的硬核密码。

据了解,工业遗址公园自开园以来,已有5万多名游客身临其境了解宁夏工业发展历程,品味独具特色的工业文明,感受昂扬向上的奋斗精神。截至目前,宁夏工业纪念馆接待红色教育团队204批次5000多人次,成为我区和石嘴山市党史学习教育参观学习点。(宁夏日报记者 谢薇 文/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