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2022北京冬奥会开幕式,联想起把我们俩连到一起的一张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女排决赛的门票。看着这张38年前的票,非常感慨,也想跟大家分享这个故事。

我们都是77级大学生,一同进入中国科技大学成为同班同学,1982年毕业时又一同被中科大选派到美国留学。

我是1982年秋去芝加哥大学攻读宇宙化学博士学位。到芝加哥不久,我在报纸上看到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登记抽票的消息,每人限两张,我就到芝加哥南面的西尔斯百货公司登记抽女排决赛的票。几个月后收到通知,我居然抽中了,票价25美元一张。

1984年新中国是第一次正式参加奥运会,其中中国女排3∶0夺冠一战非常轰动。记得当时我们芝加哥大学的十几个留学生,把一台19吋的电视机搬到地球物理系会议室,一起看女排决赛,喊声把房子都要震塌了。

虽然我买到了女排决赛票,但舍不得花几百美元买芝加哥到洛杉矶的来回机票,没去现场观赛。也难怪,1983年前后我们出国,当时中国的工资水平是每月几十元人民币,折合成美元只有几美元。来回机票几百美元,对我们这些留学生来说实在是太贵了。

温俊山在1983年秋到位于洛杉矶的加州理工学院读博,我就把两张票转让给他,他把其中一张转让给了另一位同学。

现在想想好后悔,错过了现场见证一场有历史性意义的比赛,实乃人生一大憾事。

不过我估计老温的另一位同学可能和我一样,不会把这张票保留到今天。老温是我们同学中少有的、有着极强档案意识的人。也许命中注定这张票就应该给他,才能保留到今天。

我是1983年秋到美国读研究生。当时有两个学校可选,一个是东部的耶鲁大学,另一个是西部洛杉矶的加州理工学院。两个学校都是顶尖的学府,选择成为了难题。最后还是潜意识中的一个因素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那可能就是1984年的奥运会将在洛杉矶举行,而新中国是第一次派团参赛。能亲临奥运会主办城市,可能是一生难遇的机会。最后我选择来了洛杉矶。

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中国对外开放不久,在美中国留学生还很少,像唐明那样去登记抽女排决赛票的更少,能抽中的必定极其少。记得唐明是开幕前不到一个月时,才恋恋不舍地把宝贵的女排决赛票转让给我。

当时在洛杉矶的中国大陆留学生也很少。1984年是新中国第一次组团参加奥运会,我们这些留学生有幸参加了很多与中国奥运代表团相关的活动,也见到了很多以前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体育明星。

洛杉矶奥运会于7月28日开幕,女排8支队伍分两组进行小组赛。虽然我手上有决赛的门票,但谁也不能确定哪两支队伍最后能进决赛。我们多么希望能在决赛场上看到中国队啊!中国队在小组赛的3场比赛中两胜一负排第二(一比三负于东道主美国队),进入半决赛。在半决赛中,中国队三比零淘汰老对手日本队,闯入决赛和美国队再次交锋一决高下。决赛于8月7日晚在长滩体育馆举行。中国队不负众望,越打越勇,气势如虹,以16∶14 、15∶3、15∶9的比分连胜3局拿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奥运大球项目金牌,成功地创造了1981年世界杯赛后的三连冠,在奥运赛场奏国歌,升国旗。场内像我一样为数不多的中国留学生挥动国旗、兴奋呐喊的情景,现在回想起来还激动不已。

比赛结束后,我把比分写在门票上,把票和其他洛杉矶奥运会纪念资料保存了下来。1984年奥运会中国队拿下15枚金牌,为中国体育开创了新篇章。

近38年后的今天,翻开珍藏的1984年女排决赛门票,感慨万分。感慨唐明在登记抽票时就赌定女排能进决赛,居然还抽中了;感慨我有幸能得到这张票,亲临现场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

也许应该把这张票捐给中国体育博物馆,如果他们有兴趣收藏的话。这张票对于中国留学史和中国体育发展史,都有纪念意义。

1984年的奥运门票是夹在一个票本里,票上印有抽中者的名字。票本的扉页上印有一段英文文字,意思是:1984年奥运门票为个性化定制,印有您的名字,以作为您参加本次奥运会的特殊纪念,但不影响可转让使用。最后一句话是: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亲临奥运比赛现场是一个人一生中难得的机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