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6日提前进闭环,冬奥的到来就是这么出人意料;2月20日闭幕,还设备隔离,冬奥的结束也匆匆忙忙。

习惯了看冬奥通查班车时刻,习惯了提前一天打开myinfo了解赛事中的重要选手,习惯了借柜子换袖标进FOP,习惯了交完稿从茶歇区拿泡面和仙贝回酒店12点晚餐……

冬奥闭环到底哪天进,一直没有确定,大家的准备都是春节后的某一天,然而刚做完丰台区全员核酸检测,就接到通知需要有一个摄影提前进闭环……于是1月26日,我的冬奥之行就这么出人意料地开始了。

1月30日,春节即将到来,在即将开赛的国家速滑馆,冬奥颁奖礼仪人员在领奖台拍摄春节祝福视频。

2月1日,大年初一,在国家体育馆,刚结束训练的中国男子冰球队队长叶劲光看到镜头特意掏出一个福字红包展示。

冬奥开幕式,大概是整个冬奥会最需要抢位置的项目,在高人助力下,京呈小伙伴拿到了四张门票,其中一张是中间位置A,我领了一张侧面位置E,和一个小伙伴在同一区域。

听另一个大伙伴说冬奥会还有去奥组委排队求票的传统,于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我们拿着侧面的票去求换票,本想也许能换一个低处拍烟花,万万没想到竟然换到一张A。

更没想到的是下午3点才去鸟巢的我竟然发现了一个高处正中间的位置,虽然前方有个转播机位略有遮挡,但由于开幕式大屏设计更适合高处观看,反而是一个好位置。就这样,继亚洲文明嘉年华之后,我又在鸟巢拍到了最正的演出画面。

2月4日,冬奥开幕式上,中国代表团从五环下入场,走上“玉桥”。这座桥的立体效果只有在正中高点才能感受。

在冬奥开始前,大家大致做了分工,我主要关注国家速滑馆“冰丝带”和国家游泳中心“冰立方”。冰壶以前拍过两次大赛,速度滑冰是第一次接触,国家速滑馆也是第一次来。经过一次次的考察和试拍,基本有了数,和小伙伴紧密合作,到最后14块金牌一场不缺,见证多次刷新纪录,也算是圆满。

2月15日,在冬奥速度滑冰男子团体追逐比赛中,俄罗斯奥委会男队刷新奥运纪录。在本届冬奥会上,速度滑冰大项13次刷新奥运纪录,创造一项世界纪录,国家速滑馆也有了一个新称号——“最快的冰”。

2月7日,在速度滑冰女子1500米比赛中,35岁的荷兰老将伊琳·维斯特力压夺冠热门高木美帆夺金。

2月11日,瑞典选手尼尔斯·范德普尔刷新速度滑冰男子10000米世界纪录。几天前他刚刚刷新速度滑冰男子5000米奥运纪录。

2月19日,在速度滑冰男子集体出发比赛中,比利时选手巴尔特·斯温斯夺金,这是比利时选手1948年后的首枚冬奥会金牌,也恰好是北京冬奥会产生的第100金。

2月19日,在速度滑冰女子集体出发比赛中,荷兰选手伊雷妮·斯豪滕夺得本届冬奥会第三枚金牌,展现强大实力。

2月8日,在速度滑冰男子1500米比赛中,被寄予厚望的中国小将宁忠岩未能力克群雄,最终无缘领奖台失望而归。

2月12日,在速度滑冰男子500米比赛中,中国选手高亭宇夺得金牌,刷新奥运纪录。

2月15日,在速度滑冰男子团体追逐D组决赛中,实力有限的中国队依然拼尽全力。

2月12日,在速度滑冰女子团体追逐1/4决赛中,日本队刷新奥运纪录晋级,队员激动不已。

然而2月15日,在速度滑冰女子团体追逐A组决赛中,日本队一路破纪录领先的大好形势下,高木菜那却在最后一个弯意外翻车,痛失金牌,这也是本届冬奥会国家速滑馆最戏剧性的一幕。

2月15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也来到国家速滑馆,和刚拿到速度滑冰女子500米冠军的美国选手埃琳·杰克逊以及捷克老将马丁娜·萨布利科娃见证了这场大戏。

看惯了你推我撞的短道速滑的人会觉得两人一组的速度滑冰有点无聊,至于冰壶,更是磨时间,从开幕前打到最后一天,几乎每天都是从早到晚,没有拼抢没有激动,特别适合养老。不过磨人也有磨人的好处,不怕错过比赛,也有的是时间找角度找画面。

2月2日,在开幕式前两天,冰壶混双循环赛就开打,中国组合范苏圆/凌智战胜瑞士组合迎来开门红。

2月20日,冬奥闭幕当天,“冰立方”最后一场比赛里,英国队夺得女子冰壶金牌。

在主项场馆之外,为了能更多积累经验,在小伙伴鼓动下,我也匆匆赶场了一场短道速滑、两场花样滑冰、一场高山滑雪比赛。脚步匆匆但也见证了一个个精彩瞬间。

2月16日,短道速滑男子5000米接力中,中国队孙龙在交接前摔倒,任子威急忙上前交接。

2月16日,短道速滑男子5000米接力中,加拿大队夺冠,韩国队亚军,中国队摔倒无缘领奖台。

2月17日,花样滑冰女子单人滑自由滑比赛里,身陷禁赛风波的“K宝”卡米拉·瓦利耶娃接连摔倒,音乐结束后掩面哭泣。

2月20日,闭幕式的烟花后,匆匆忙忙坐上摆渡车回到主媒体中心,交稿、还设备、还储物柜钥匙,告别媒体中心,冬奥之行就在一晚的匆忙中结束了。冬奥的回忆里有各种滋味,但最后想说的只有感谢,感谢各位大朋友、小伙伴,认识和不认识的人,一路走来承蒙关照,隔离之后有缘再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