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北京冬奥会来去匆匆,作为一个深度体育迷,我喜爱各种运动;而作为一名摄影记者,我所体验到的冬奥会,远不如自己初想的那么轻松。

每天马不停蹄地往返转换于媒体酒店和不同的赛场;完全没办法自己决定时间和品质的用餐;似乎永无止境地重复着拍摄发稿、拍摄发稿的循环流程;在时效性和个人创作意图之间挣扎;数万次地按动快门,几千次地抬高双臂在寒风中寻找不同的拍摄角度;没认真完整地看过一场比赛

不想成为艺术家的摄影师不是一个好记者。在十几天的手脚冰冷和手忙脚乱之间,所有的摄影记者都在追求一些特别的瞬间,这些瞬间最好只属于自己,独一无二这太难做到了,但至少我们都在努力。

把这样一些瞬间分享给受众,如果有人喜欢,那就是摄影师最大的回报。本文就是和冠欣分享给大家的40个瞬间。

2月4日,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雪花》环节中的一幕。在“和平鸽”们向雪花聚拢时,一只小鸽子掉队了,随后从鸽子群中飞出来一只,拉着她的手一起回到鸽群,这一幕蕴含了国人最温暖和美好的愿景。

2月4日,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最后一棒火炬手越野滑雪运动员迪妮格尔和北欧两项运动员赵嘉文,将手中的火炬嵌入主火炬台“大雪花”中央,用最为特别的“不点火”的环保方式,“点燃”了人们心中最璀璨的奥运圣火。

2月4日,北京冬奥会开幕式《致敬人民》环节,在《让世界充满爱》的歌声中,76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并肩前行,走过之处一幅影像长河缓缓展开,展现出一幅幅世界人民团结一心、命运与共的感人画卷及运动员为梦想拼搏的激情瞬间,致敬每一个不懈奋斗的普通人。

2月3日,国家游泳中心“冰立方”,北京冬奥会冰壶项目比赛现场,一名挪威运动员手臂上的奥运五环纹身。这个画面让我一秒进入“奥运状态”。

2月3日,北京冬奥会冰壶项目混双循环赛,中国对阵瑞典比赛中的一幕。本身对抗性不强的冰壶项目,在这一个瞬间有了攻守和对峙的紧张气氛。

2月11日,北京冬奥会延庆赛区国家雪车雪橇中心,这里是场馆第11个弯道目前世界上唯一的360度回旋弯道。这个场馆又被称为“雪游龙”,因其形态如盘旋俯卧在山间的一条巨龙。冬奥会期间,这里是我的常驻比赛场馆之一。全长1975米的赛道,从起点到终点,沿着“游龙”内部的步道上下盘桓,都是我往返拍摄的“阵地”。

2月15日,北京冬奥会延庆赛区国家高山滑雪中心竞速赛道,两面五星红旗在看台上飘扬,为出场比赛的中国选手加油助威。高山滑雪竞赛场地又被称为“雪飞燕”,有竞速和竞技两个赛区,因高居小海陀山之巅,需要靠长距离、高落差的缆车往返。

2月8日,“雪游龙”正在进行女子单人雪橇比赛,运动员如风一般掠过滑道上“BEIJING 2022”的标识。冬奥会期间,“雪游龙”诞生了10枚金牌,运动员们在这条特殊的赛道每天上演“冰雪F1”的速度与激情,最高时速可超130公里。

2月10日,延庆赛区国家高山滑雪中心竞技赛道,高山滑雪男子全能回转比赛。虽然是下午时分,但一枚硕大的上弦月斜挂在湛蓝天空,雪白的赛道,运动员似乎从“月宫”踏云而下,“天人合一”的美景,相机拍到的画面,不及眼睛看到的美之万分。

2月6日,男子单人雪橇比赛在“雪游龙”决出金牌,德国选手约翰内斯路德维希夺得冠军,在领奖台上他振臂高呼,如同举起了身后的奥运五环标志。

2月7日下午,高山滑雪女子大回转比赛在“雪飞燕”决出冠军,瑞典选手莎拉赫克托冲过终点,得知成绩后她张开双臂释放着激情,亚军意大利选手费代丽卡布里尼奥内前来祝贺。

2月12日,女子钢架雪车比赛在“雪游龙”进行,中国运动员冬奥会历史上首次在女子钢架雪车项目上亮相,在开幕式担任代表团旗手的00后运动员赵丹最终成绩位列第9。赵丹在赛道起点跃上雪橇的瞬间,也标志着中国又一项运动项目的“起飞”。

2月8日,中国选手张洋铭以1分29秒39的成绩完成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男子超级大回转比赛,这是中国选手首次参加冬奥会该项目比赛并成功完赛。冲过终点后张洋铭高举雪杖,如同举起一只火炬。

2月9日,北京冬奥会双人雪橇比赛,德国传奇组合托比亚斯文德尔/托比亚斯阿尔特组合夺金,完成该项目的冬奥三连冠。冲过终点后,德国队教练组和队员们冲进滑道飞奔前往祝贺。

2月11日,男子钢架雪车比赛中,美属萨摩亚选手内森克伦普顿钢架雪车的底部贴了一张漫画贴纸,贴纸上是自己冬奥会开幕式“赤膊上阵”擎旗前进的形象。奥运会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夺得奖牌,但所有人都能传递力量和温暖。

2月11日,在延庆国家雪车雪橇中心“雪游龙”,中国选手闫文港拿下男子钢架雪车项目铜牌,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枚钢架雪车的冬奥会奖牌。从2015年正式组队,到2018年首次亮相冬奥会赛场,再到如今站上北京冬奥会的领奖台中国钢架雪车从无到有、由弱到强的经历,展现了冰雪运动发展的“中国速度”。

2月13日,高山滑雪男子大回转比赛在大雪中进行,穿红色比赛服的中国运动员徐铭甫如红色闪电,欲冲破雪幕。

2月13日,女子单人雪车第一、二轮比赛在“雪游龙”进行,适逢天降大雪,整个赛场都被白雪覆盖,赛道旁的草木披雪,雪车从90度垂直的滑道飞驰而过,如黑色精灵在雪野穿梭。

2月13日,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大雪之中进行拍摄的外国摄影师,将自己一套摄影装备放在积雪之中。

2月14日,北京冬奥会女子单人雪车比赛在国家雪车雪橇中心结束争夺,美国名将凯莉汉弗莱斯夺得冠军,冲过终点线后凯莉汉弗莱斯站在还在滑行的雪车之上庆祝。

2月7日,高山滑雪女子大回转比赛,美国奥布莱恩滑行完成最后一个旗门后重重摔在雪面,从坡道上一路滚摔过终点,撞到防护设施后倒在雪面上无法起身,后被医疗团队紧急送往医院。

2月15日,男子双人雪车比赛在“雪游龙”进行,中国孙楷智/吴青泽组合从起点处出发。最终这对组合排名第14位,创造了双人雪车组合在冬奥会上的历史最好成绩。

2月11日,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女子超级大回转比赛中,美国体育代表团最耀眼的明星、冬奥两金得主米凯拉希弗林最终仅名列第九。这位26岁的“高山滑雪女皇”创造了个人冬奥参赛最差成绩,在自己的主项女子回转、大回转以及全能的回转轮次中都没能完赛,最好成绩仅为混合团体中与队友取得的第四名。可谓是十足的“失意者”。

2月12日,女子钢架雪车比赛在国家雪车雪橇中心结束争夺,德国选手汉娜奈泽夺得冠军。赛后她眼含热泪拥抱教练。

2月17日,高山滑雪女子全能回转比赛,未能顺利完赛的美国选手米凯拉希弗林(左)在雪道上安慰另一名摔倒未完赛的选手。比赛之外,人与人之间惺惺相惜的同理心是更为可贵的。

2月18日,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U型场地技巧决赛在张家口崇礼云顶滑雪公园举行。中国队选手谷爱凌在比赛中表现出压倒性的统治力,最终以绝对优势夺冠。

2月18日,夺得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U型场地技巧项目冠军的谷爱凌绽放笑容。

2月18日,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U型场地技巧决赛,中国队选手张可欣第二跳失误后蹲在场地中央,显得十分无助。

2月18日,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男子障碍追逐赛在张家口赛区云顶滑雪公园进行,图为选手们在比赛中跃过障碍,四位选手的动作像是一个跳跃动作的连续分解图示。

2月20日,前一天因大风天气不得不推迟的高山滑雪混合团体比赛在“雪飞燕”进行,这是高山滑雪的“最后一滑”。比赛为参赛队伍各自“捉对厮杀”,比赛的对抗性和戏剧性大大增加。最终奥地利队夺冠。

2月20日上午的高山滑雪混合团体仍然在大风天气中进行,天气影响了很多选手的发挥,赛道之上失误频频。因为风大赛场温度极低,刚刚完成一轮比赛的选手们纷纷裹上工作人员提供的“棉被”。

2月20日,随着“雪车之王”弗里德里希和他的队友毫无悬念夺得男子四人雪车金牌,北京冬奥会雪车雪橇项目比赛全部落下帷幕。10枚雪车雪橇金牌,德国军团独揽9枚,称霸“雪游龙”。

2月17日,高山滑雪女子全能回转比赛中,中国选手孔凡影咬牙坚持。本届冬奥会,孔凡影实现了中国选手在冬奥会高山滑雪个人全项目参赛并完赛的目标,而且刷新了中国高山滑雪所有小项的历史最好成绩,成为中国高山滑雪第一人。

2月8日,女子单人雪橇比赛冠军、德国运动员纳塔莉盖森贝格尔亲吻手中的金牌。

2月15日,高山滑雪女子滑降比赛,亚军意大利选手索菲娅戈贾完赛后对着转播镜头送上“香吻”。

2月17日,延庆赛区国家高山滑雪中心竞速赛场完成了最后一场比赛后,中方工作人员兴高采烈地与冰墩墩合影,与冬奥会道别。

2月20日晚,北京冬奥会闭幕式上中国代表团入场,全场红旗飘飘,看台上观众欢呼呐喊迎接英雄们。

2月20日晚,北京冬奥会闭幕式现场,两名加拿大运动员在场地中央忘情舞蹈。一场闭幕式,一届冬奥会,一场快乐无穷的派对。

2月20日晚,在北京冬奥会闭幕式上,来自河北省阜平县山区的孩子们,再次无伴奏合唱希腊语《奥林匹克颂》。

2月20日,北京冬奥会闭幕式在国家体育场“鸟巢”上演。虽然我的摄影位置不正,经历的这场盛大闭幕式,如同经历的整届冬奥会,遗憾多多、难以兼得,但是我所看到的每个瞬间,都是永恒!

2022年北京冬奥会已经远去了,很遗憾,还有太多太多的瞬间,无法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摄影师的作品,是为自己而拍,也是为读者而拍。不奢求大家喜欢这里的每一幅照片,如果有一两幅能够带给你新鲜感,也就够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