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中国足坛几件大事引人关注:1月8日,在日,举行的大连与蓉城, 成都,的比赛,爆发了赛后“围堵裁判”事件;9.在日,足协杯,泰山队以1-0战胜海港队获得冠军;9月9日,日和足协,中国第十一届大会第二次会议在成都举行

就在各路媒体忙着国内足球新闻的时候,1月10日,某媒体刊登了一篇包括标点符号在内只有47个字的报道:在第100届高国足比赛决赛中,山田4:0战胜夺冠,结束了连续两届亚运会的比赛。

说实话,看完这篇报道,我惊呆了。赶紧补上日本足球高中联赛的相关知识,才发现人家早在1917年就开始办了,一直维持到今天,期间不知什么原因已经停办了五期。仔细看看。海报刊登在每一个高中联盟,每个海报都有一个主角。中,有几个球员是中国球迷非常熟悉的:小野伸二, 大久保嘉人, 中山雅史, 中泽佑二, 长谷部诚,内田笃人等等。了解国足在日, 中20年交锋历史的球迷都知道,这些球员曾是国足的“苦主”,就像韩国的李东国和崔龙洙一样

在上述足协发布会上,粉丝比较关心的似乎是《2019、2020年中国足协年度财务报告》 中, 2019年收入8.2亿、支出8.6亿等数字;2020年收入4.6亿,支出4.7亿,两年净亏损5000万。然后就是各种联想,比如“顶级消费”、“开放细节”等等。

其实纠结这些数字没有任何意义。既然人家敢上市,“流水”肯定没问题。事实上,去年12月24日,足协, 日本,和日也公布了2019年预算执行情况,收入191亿日元(约11.95亿元),支出195亿日元(约12.22亿元),亏损数千万元。根据大连,著名足球运动员朱元宝, 2013年收集的相关数据,从1992年到2003年,足协, 日本10年的收支基本平衡(只有1992年出现亏损),基本都是“顶级消费”,赚多少花多少。这里不需要列举过去20年的数据,意义不大。

正因为如此,盖恩本人认为足协发布会传达的另一个内容应该引起粉丝和媒体的关注:陈戌源在《中国足球协会工作报告》 中对足协2022年的工作计划做了七个视角的阐述。中第一点是:继续贯彻《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深刻反思中国,足球发展现状,尽快解决厘清困扰中国;足球发展的主要问题第三点是“大力推进青少年足球发展和专业人才培养,与体育总局和教育部共同做好青少年足球发展工作,制定国家青少年足球发展规划,进一步推进全面体育和谐之路。”

这两个计划,再结合上述日本高中足球联赛,便有些感慨了。抓青训、校园足球,都喊了多少年了,可年年的计划依然“大力推动”、“进一步”。为什么人家日本就能举办高中联赛(或许还有初中联赛、小学联赛,不得而知),并且都已经第100届了,我们却一直停留在“深刻反思”层面?更令人不安的是,今年足协一个工作重点,甚至是摆在第一位的工作,竟然是“尽快厘清困扰中国足球发展的主要问题”!我甚至怀疑,足协能不能“厘清”!

泰山队今年联赛夺冠,外界总结的主要原因之一是青训;足协杯夺冠,青训依然是主要原因。看看媒体的报道,目前泰山队的人员配置中,郑铮、张驰、刘彬彬、韩镕泽、吴兴涵、王彤、段刘愚、郭田雨等,全都来自鲁能足校。教练团队中,韩鹏、矫喆、周海滨等,也都是鲁能足校培养的人才。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泰山队能够成为国内首家3夺“双冠王”的球队,是它长期扎根青训、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结果。

每到大赛、世界杯预选赛,甚至只是亚洲杯,“培养年轻球员”就成为一句空线年亚洲杯,据说里皮当时考虑以锻炼年轻球员为主、着眼2022年世界杯。但是,足协提出“进四强”的目标要求,里皮不得不带上一支平均年龄居所有参赛球队之首、超过30岁的“老年军”参赛。40强赛第二阶段及至12强赛前6战,所谓的年轻球员,除了张玉宁,就只剩下里皮发掘的朱辰杰。其他的,韦世豪、高准翼都只是偶尔替补,后者甚至只有一次替补上场的机会,还是打他从未打过的右后卫。至于郭田雨,则没有获得哪怕1分钟的上场机会。

“尽快厘清”什么问题呢?欠薪?混改?准入制度?赛制赛程还是限薪限支抑或各种“选帅”?一次国家队集训,竟然整出16名教练、52名球员。再怎么为亚运会、亚洲杯准备,也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吧?

中国足球最根本的问题,就是踢球的青少年太少、太少!不说踢球人口是日本、韩国的多少分之一,就看看人家日本足球高中联赛吧。当我们的“规划”还在反复研究、讨论中的时候,人家一届又一届的举办下去了;当我们还在为武磊是否继续坚持留洋时,人家球员留洋的信息像雪片一般传来。

足协的重点工作,还在“尽快厘清困扰中国足球发展的主要问题”。实在不明白,中国足球与日本足球难道不是同一种运动么,为什么连发展的主要问题都还没弄明白?还“尽快”,快到什么时候?又“厘”到什么地步?

(今日头条独稿,未经许可禁止以非本人名字转载!图片全都来自今日头条免费图片库,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