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体育的残酷,在于冠军只有一个。在国际大赛上,有的运动员明明可以通过保守策略来确保优势,却甘愿选择风险更大的动作,哪怕失败也在所不惜;一些运动员明知自身实力拿不到奖牌,仍然全身心投入比赛、享受比赛,向极限和“不可能”发起勇敢的冲击。奥林匹克运动不只有冠军,所有直面挑战、超越自我的选手,都能获得人们的尊重、理解与鼓励。

2月10日,在备受瞩目的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男单自由滑决赛中,美国选手陈巍夺得冠军,中国选手金博洋排名第九,羽生结弦获得第四名。尽管成绩没有名列前茅,但金博洋还是战胜了自己,获得个人赛季最高得分。前两届冬奥会花滑男单冠军羽生结弦,挑战了心心念念的4A(阿克塞尔四周跳),结果未能如愿,但他勇于超越自我的执着,赢得了几乎所有人的敬意与掌声。

顶级运动员的每一次自我突破,都是人类向身体极限发起挑战。对于4A这项高难度的动作,执教超过半个世纪、带出“冰王子”普鲁申科的俄罗斯“花滑教父”米申曾经断言,以目前人类的身体素质发展情况来看,他的有生之年是没有任何选手可以完成的。羽生结弦的挑战虽败犹荣,就是因为他竭尽所能,想要跨越4A这个“人类所建立起来的像壁障一样的东西”。相比奖牌,羽生结弦可能更看重这个难以逾越的目标,并在一次次挑战中不断接近。

艰巨的目标和遗憾的结局相对照,并没有放大失利者的落寞,反而衬托出强者的信念。在超越自我、挑战极限的信条激励下,才会有“在失败的时候一定要坚持,一直挺到最后,会有一束光”的金博洋,才有不留遗憾、带伤出场,只拿到15分却笑得很幸福的小将高弘博。他们对比赛过程的享受,让我们看到运动员不再汲汲于成绩、位次和奖牌,而是在冰雪运动中体认自我、悦纳自我,实现了体育精神的升华。

当运动员既能在赛前大方承认“真的很想赢”,又能在面对败局时坦然接受“我已经全力以赴”,才深刻地体现出体育运动的意义,也让人们深刻领略竞技运动的纯粹和美好。运动员对待成败的洒脱、旷达,同样离不开观众对运动员的宽容和爱护。在单板滑雪女子U型场地技巧赛决赛中,第4次参加冬奥会的老将蔡雪桐依然没能实现收获冬奥奖牌的目标,但她更为没完成预设动作感到难过。赛后她独自坐在地上“取暖”、消化比赛失利情绪,那些关注她的人们,又何尝不是在默默为她加油点赞。

“守一座守不住的城,打一场打不赢的仗,把自己所有的荣耀,所有的辉煌放在历史的车轮之下,旗帜凛然!”这番慷慨动情、壮怀激烈的解说,让人和羽生结弦的冰雪梦想产生强烈共情,也能让人联想到推动我国冰雪运动发展的前辈。作为中国冬奥奖牌第一人,曾有人以 “两次参赛,两银一铜,八块碎骨,一张轮椅”概括叶乔波的冬奥生涯,尽管当年带伤参赛的她,遗憾错失金牌,但她的事迹仍然感动无数国人。

冰球运动传奇人物韦恩·格雷茨基说过,“我要滑向球要去的方向,而不是它已经在的地方。”运动员不断超越自我、挑战极限,既是一种追求卓越的拼搏姿态,也表现出一种放眼未来的开阔心胸。体育运动是无止境的,运动员不自我设限,不断打破纪录、创造历史,这同样给平凡的人们带来感动和激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