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什么是疯狂的庆祝,第二个,谴责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第三个,谴责不谴责的区别在哪里。

在一个环节里面,正方画了一个例子,说我们来讨论喊楼,在后续的描述中能明白正方要谴责的原因是违背公序良俗,扰乱社会秩序,正方觉得谴责能够让这样的离谱行为变得更少。我觉得到这里,今天的讨论核心被框的比较清楚了。

反方在这道辩题里我认为不太好打,所以我会认为,如果反方能够和正方进行拉平或者利好对冲,我就可以把票给反方。

但反方今天并没有做到,在很多环节,反方试图通过举例等方式来合理化疯狂,然后讲疯狂一下没什么,然后讲每个人对于疯狂的尺度都不一样,但是今天反方很多例子都不属于疯狂的程度,另外,双方在确定了喊楼可以讨论后,反方在喊楼语境下的演绎是,喊楼这件事很正常,大家为什么不能迁就我。在我看来,这样的说法其实是以一种理由去伤害了他人利益的行为,在我这边已经不是占好的行为了,我会觉得,正方讲喊楼这件事应当协商,不应该纵容,这样的做法我觉得是我可以接受的,这样比较能解决问题。

最后,双方在要不要引起激烈冲突这一块展开了一定的交锋,我在这边觉得,反方逃避冲突不太能解决问题,一味的忍让可能不太能解决问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