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第112个国际妇女节,它见证了全世界女性在各行各业实现新突破的一年,包括在奥运会上。

“我希望全世界看到体育精神,让更多女孩敢于打破自己的界限”18岁姑娘谷爱凌在北京冬奥会摘金后这样说道。

2022年东京奥运会被称为“历史上首届男女平等的奥运会”,女性参赛比例达到近49%;北京冬奥会则成为以来女性运动员比例最高的一届冬奥会,达到了45%。

2024年的巴黎奥运会,女性参与比例预计为50%,为了达到这个数值,女性运动员花了一百多年的时间,才突破了无形的桎梏。

在如今的奥运会,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比赛项目都均有男女参与,但实际上,女性登上奥运舞台的权利并非与生俱来。

虽然各项目的单项联合会也在帮助推动变革,一些女运动员仍然花了百年时间才堂堂正正站上世界最大体育盛会的赛场。

以三大球中的足球来说,足球历史悠久,但女足直到1996年才正式成为奥运会项目,设立时间比男足晚了96年。

1896年雅典奥运会是首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有来自全球311名运动员参加,但女性是被排斥在外的。

作为抗议,一位名叫斯坦玛塔·拉维瑟的希腊女子在男子马拉松比赛结束的第二天沿相同的路线跑完了全程。

从古希腊时代起,摔跤和拳击就是奥运会的传统项目,而它们同时也是现代奥运史上男女项目设立间隔最久的项目,间隔时间超过一个世纪,达到了108年。

随着女子拳击正式登上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舞台,这也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届全部大项均向女运动员解禁的奥运会,此时距离现代奥运会诞生已经过去了116年之久。

尽管女性参加奥运会的起步比男性更晚,但中国奥运赛场上,女运动员一直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从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中国女运动员就已经超越男性,占据所有参赛运动员的半数以上。

而去年的东京奥运会上,女性占中国运动员总人数比例已经接近70%,真正成为了中国代表团的顶梁柱。

相较于在国际范围内已经相对成熟的男子项目,女子项目是中国弯道超车的重要布局,有人总结五个字:“小、巧、难、女、少”,即小球项目、技巧性项目、难度大的项目、女子项目和比赛人数少的项目。

这类项目要么是黄种人有优势,要么是国际竞争还不激烈,要么是培养一两个顶级选手就能出成绩。在这五类项目中着力培养,中国就有更大几率取得好成绩。

而这种策略在女子项目中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截止到东京奥运会,中国的284位奥运冠军中,有183人是女性(包括集体项目在内),占比超过64%。

今年中国女足3:2战胜韩国女足夺得亚洲杯冠军,时隔16年再次站上亚洲之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男足1比3输给小组垫底的越南,成为表情包里的常驻嘉宾。

实际上,中国女足已经是世界上收入最高的女足球员了。根据国际足联在2021年6月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女足俱乐部的运营支出是全世界最高,而支出中的大头,就是球员工资。

留洋的女足队员王霜,2018年转会到法甲豪门巴黎圣日耳曼。据媒体披露,王霜的年薪达到50万元人民币。相比之下,同队的男足顶流球星内马尔的年薪高达3000万欧元(约2.2亿人民币);中场球员维拉蒂,年薪也达到了税后1100万欧元(约8000万人民币)。

而在美国经济杂志《福布斯》针对全球200多个国家11000多名参加2020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过去一年的收入进行了调查,其中TOP9里仅有一位女性,是来自日本网球女运动员大坂直美。

作为冬奥赛场上的亮眼新星,谷爱凌除了收获了宝贵的金牌,为国争光,她乐观、健康、向上的形象,也吸引了许多品牌邀请她作为代言人。

据不完全统计,谷爱凌目前已经手握超过31个代言,可以说从头到脚背满代言,有机构曾计算其手中的代言价值大概有3500万美元,约合2.2亿元人民币,成为当之无愧的“吸金女王”。

顾拜旦定义奥运会时,曾认为女性只能在场边提供喝彩,然而一代又一代的女选手们都用实力证明力与美、勇敢与挑战同样属于她们。谷爱凌是许许多多伟大女性运动员的缩影,我们还期待着未来出现更多的“谷爱凌”。

就像她在采访中说到的一样,参与这项运动不是为了打败谁,而是“让更多女孩敢于打破自己的界限”,向全世界证明,女性也可以是赛场上的英雄,是赛场下的明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