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7日,北京冬残奥会单板滑雪男子障碍追逐-UL级决赛上,中国三名“00后”选手包揽了前三名,为中国队创造了历史,其中河北运动员纪立家夺金。分获亚军、季军的是王鹏耀和朱永钢。

这是19岁的纪立家刻苦训练6年的圆梦时刻,他披上中国国旗振臂高呼“中国!”。坐在电视机前的父亲纪永谦涌出了热泪,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儿子拿到金牌的时候,全家人抑制不住地高兴和激动,“全家人都哭了!”

↑中国选手纪立家(中)、王鹏耀(左)和朱永钢赛后庆祝。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纪永谦说,儿子6岁时因意外断臂,出门时总用褂子把缺失的手包上,后来接触到滑雪,才让他找到了自信。提到如何给儿子庆祝时,纪永谦告诉记者,会准备纪立家最爱的白菜肉馅饺子,还有家乡特有的大锅菜,希望纪立家能够继续加油,为国争光。

“如果奇迹(有颜色),那一定是中国红!”3月7日,在夺冠时刻,身披国旗的纪立家毫不犹豫地举起了左臂假肢,挥手呐喊,赛场上的他热情呼喊,整个人自信闪耀。

2002年,纪立家出生于河北省石家庄市深泽县一个普通家庭,6岁时因一次意外失去了左前臂。“那时候带他去地里边儿玩,我们在一边干活,他自个儿跑到那边附近,那边正好有个养猪场,里边有一台粉碎机,儿子进去几分钟之后就出事了。”纪永谦回忆道。

受伤之后的纪立家在一段时间内变得自闭,出门时就用褂子把缺失的手臂包上,即使是在夏天穿短袖时还是会想去捂住那只手,不愿意去超市和村里人多的地方。对此,看在眼里的纪永谦十分心疼:“我们连说带劝了多少次,告诉他没事的,孩子有时候就说‘那行,不包了’,但他还是会把褂子悄悄放进书包里。”

这一切都在接触滑雪后发生变化。2015年,北京获得2022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举办权,河北省发出招收残疾人运动员的公告,深泽县县残联第一时间到纪家通知了这个消息,彼时正在念书的纪立家面试成功,加入到了残疾人运动员这个大家庭。

因河北省下雪次数较少,纪立家成为运动员后接触的第一个运动项目并非滑雪,而是游泳。2016年,河北省残疾人单板滑雪队刚刚成立,14岁的纪立家凭借出众的运动才能与顽强的毅力被教练看中,由此开始单板滑雪专项训练。

据纪永谦回忆,纪立家在刚到省里面试时就表现出了对滑雪的浓烈兴趣,看完教练提供的滑雪视频后便高兴地说,“我喜欢这项运动。”

自从儿子去学习滑雪之后就一直非常坚强,纪永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首先是他努力,再就是天分了。”教练曾向纪永谦透露,纪立家在训练中表现出了一股子狠劲儿,“有天中午其他队友们吃完饭休息了,他还在基地练那个动作,当时教练就发现了这孩子劲儿特别大,特别想争第一。”

纪立家在接受中国残疾人杂志社采访时也表示,刚接触单板滑雪时,因教练比较少,他就自己摸索,光是刹车这个动作就学了一个学期,进入国家队后训练更为刻苦,常在训练结束之后主动加练,长期的训练使得他的截肢处磨出了一圈老茧。

据《中国残疾人单板滑雪运动员核心力量训练应用研究》表明,残疾人在进行身体活动和运动训练时,同样的练习动作要比健全人消耗更多体能,残疾人单板滑雪坡面回转赛和障碍追逐赛都需要残疾运动员熟练掌握直滑降、高速前后刃转弯、连续转弯以及飞包技术。且在竞赛情况下,运动员发生碰撞还需继续稳定滑行,训练中对残疾人运动员的重心稳定要求和速度稳定要求则越高,训练时需要完成跳跃、腾空、转体等动作时,操作失误必然会摔跟头。

纪立家自2016年进入省队训练至今,获得过世界杯分站赛、亚洲杯、全国残运会等比赛冠军,是目前世界残疾人单板滑雪男子上肢组积分最高的运动员。

在省队训练1年后,纪立家以如破竹之势开始挑战更高难度的比拼。据河北新闻网报道,纪立家2018年入选国家残疾人单板滑雪队,之后获得2019年全国单板滑雪第十届全运会坡面回转金牌、障碍追逐银牌,2019年残疾人单板滑雪世界杯芬兰普哈站障碍追逐2金,2020年残疾人单板滑雪亚洲杯两站障碍追逐1金1银。

纪永谦对儿子的奖牌如数家珍,尤其指出2017年2月省运会上的一枚铜牌,那是纪立家刚开始滑雪时,接受短期训练后参加比赛获得的第一枚奖牌。“我估计,孩子在拿到那块铜牌之后,就找到了自己能发挥实力的地方了,”纪永谦笑着说,“他还跟我说计划拿第一呢,结果拿了第三,我安慰他说没事,其实不管第几,我们都为孩子感到高兴。”

纪永谦回忆,加入国家队那年,纪立家在家里待了十几天,“他主动跟我说,‘爸爸带我去超市玩吧’,他不藏了,也不裹手了。”纪永谦还记得儿子对他说:“我感觉有时候比正常人还要好,我能找到自信。”纪永谦感到欣慰,对于家人来说,纪立家发生这样的变化是最值得高兴的事。

纪立家享受雪上的速度与激情,从学习之初就想法坚定,即使眼镜和头盔摔飞了,还是一心一意想着怎么提升自己。他在冰雪世界里逐渐找到了自信心,他对父亲说:“只要滑到雪面上来,就像有翅膀可以飞一样,感觉特别高兴、特别刺激。”

其实在送纪立家去省队面试之前,作为父亲的纪永谦很为他担心,“因为孩子手臂的情况,怕出现擦伤、夹伤之类的意外,但是孩子一直说他喜欢这个运动,毕竟宝贝儿子受过伤,他喜欢什么,只要他高兴,咱们就去看一看。”纪永谦透露,全家人都很支持纪立家学习滑雪,家里也按需为纪立家提供经济支持。

日常训练时,纪立家在内蒙古赤峰或哈尔滨等地,平时也只能通过视频电话,或者发一段滑雪的视频给家人们看看近况。2021年2月份,他回家三四天后因训练紧张又再次出发前往训练地,为冬残奥会做准备。

和家人们聊起训练情况时,纪立家常常“报喜不报忧”。“2019年的时候他回家待了两天,我注意到他左手胳膊那有一块是青的。”纪永谦说,纪立家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一直安慰父母向他们解释,滑雪时常会有摔倒的情况,技术再高的人也不例外,自己身体肯定没事。

纪立家在训练队中有许多好友,这次冬残奥会上与他一同竞技的王鹏耀、朱永钢、江紫豪等都是他的小伙伴,还有残奥单板滑雪运动员、此次男子障碍追逐-LL2级决赛殿军孙奇。

纪永谦透露,在平时训练中孙奇就非常照顾纪立家,常在生活上给予帮助、技术上给予指导,有这样的好朋友陪伴在纪立家身边,让纪永谦很感动,“孙奇跟我说,‘叔叔,我在国家队待的时间长,技术上你不要担心,有我看着弟弟’。”因为有孙奇这样的大哥哥照顾儿子,纪永谦觉得感动又感激,在孙奇比赛时还为他加油助威。

3月7媒体采访时,纪立家手中握着“金容融”,并表示要计划送给一个重要的人,现在不方便透露。纪永谦猜测,“这个金容融是要送给他妈妈的。”

纪立家的母亲孙青敏心思细腻,每一天都在担心儿子的情况,生怕儿子出现意外,但也非常支持纪立家的滑雪运动,“他妈妈给他的爱,说实话比我要多,纪立家回家的时候,他妈就让他在家多待两天再走。”但考虑到冬残奥会赛事紧张,加之纪立家压力较大,因此多多给予鼓励,让他尽力而为即可。

谈到对儿子未来的计划时,纪永谦表示,国家为培养一批优秀的运动员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与精力,希望儿子以后能够继续努力。“我想对儿子说,你是最棒的,但是需要戒骄戒躁,在以后的比赛中取得更好的成绩,为咱们国家争光、为家乡添彩。”虽然只有19岁,但纪立家在快手中表示,“身体条件如果允许的话,我会一直做运动员,永远不会放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