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下旬,全新组建的中国国奥队即将奔赴阿联酋迪拜参加“迪拜杯”,下半年还将作为东道主参加杭州亚运会的男足比赛。与此同时,日本足协也组建了新一届U21代表队,这支由前日本国脚、鹿岛鹿角主帅大岩刚率领的队伍,在日本国内被称作“巴黎世代”,顾名思义,该队的终极目标就是两年之后的巴黎奥运会男足比赛。而在今年,这支队伍还会参加3月下旬的迪拜杯,6月的东亚杯、7月的U23亚洲杯和9月的杭州亚运会。除去中国队主动放弃参赛资格的U23亚洲杯之外,这支日本“巴黎世代”,在其余3项赛事中,理论上都有和中国队交手的可能存在。我们只要稍微了解一下,就会发现中日两国在足球人才储备上的巨大沟堑。

这支新组建的球队在3月7开正式开营训练,入选集训大名单的球员主要都来自J联赛球队,比如在1月下旬曾经跟随日本成年国家队集训备战世预赛,在J1联赛开幕之后3轮打进2球的清水鼓动中场铃木唯人,湘南海洋中场田中聪,前几天因伤退出集训的柏太阳神前锋细谷真大、大阪钢巴后卫西尾隆矢等等。此外,还有越级入选,在日本国内被称作“怪物后卫”的混血队员蔡司-亨利等等。

当然,还有一些球员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入选这份名单,例如留洋的久保建英、齐藤光毅(洛默尔体育)、小久保怜央(本菲卡)、中井卓大(皇马梯队),还有受伤的松冈大起(清水),以及年龄尚浅,但已随队征战J联赛的荒木辽太郎(20岁,鹿岛)、北野飒太(17岁,大阪樱花)等队员。总的来说,大岩刚的这支队伍汇集了目前在日本国内踢球的,U21年龄段的最强选手。

用咱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大岩刚这次带队“时间紧任务重”。首先,受到疫情影响,留给他的备战时间不算很充裕。另外,和本土作战的东京奥运会不同,日本国奥这次需要征战预选赛,难度显然增添了不少。所以,大岩刚表示,本着兼顾球员成长和追求成绩的原则,尽可能的召集符合要求的球员,然后将他们捏合成型。此外,他还公开表示,自己追求的终极形态“并不是让球员通过巴黎奥运会成为成年国家队的一员,而是让球员以国家队成员身份去参加巴黎奥运会”,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想必在未来一段时间这支U21队和森保一的国家队之间会建立起一些联系。

3月9日,日本U21和横滨水手之间进行了一场练习赛,最终凭借藤尾翔太、鮎川峻各自的梅开二度,以及小堀空的进球,5-1击败了对手。来自J2德岛旋涡的前锋藤尾翔太打进了这支球队的第1个进球,担任场上队长的则是效力横滨水手的混血球员,本赛季在J联赛已经有4次出场的藤田让瑠。

藤田在日本各级别国字号球队都留下过足迹,是这支球队中经验非常丰富的一员。在本赛季横滨水手已经进行的5场联赛中,除了对阵川崎前锋的比赛之外,他都有登场,其中2场首发2场替补,作为后腰总共踢了190分钟。按照球员自己的说法,经过J联赛的锻炼,自己学会了不断向前给对手施加压力。作为球队的主力后腰,他在这场热身赛中也将这一特点很好的发挥出来。其表现得到了一致好评。

出任首发前腰的是清水中场铃木唯人,这名20岁的中场上赛季就已经代表清水踢了多达33场,总共2009分钟的J1联赛,从板凳替补一步步成长为球队主力核心。本赛季开始之后则坐稳主力前锋的位置,3场联赛打进2球,在同年龄段里面已经算是经验很丰富的一位。而且铃木唯人可以胜任前场多个位置,给主帅的排兵布阵留下很大的空间。此外,这场比赛进球的藤尾、鮎川、小堀也都是各自俱乐部的主力或者主力轮换队员,本赛季的J1、J2联赛都有登场。

显然,大岩刚的这支球队,队员的实战经验普遍是非常丰富的,他们需要的是更多的参与国际赛场的机会,在未来2年多时间里,用这样的方式来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很快,大岩刚就会公布一份参加迪拜杯的正式名单,而这份名单中很可能会包括几名留洋的球员。迪拜杯总共10队参加,但每队只有3场比赛,机会难得。日本队在前2场比赛将分别对阵克罗地亚与卡塔尔,根据这2场比赛的成绩决定第3场排位赛的对手。

看了上面针对日本U21的简单介绍,我们不难发现,虽然时间紧迫,但是这支以巴黎奥运会为阶段性目标的球队,依然在按照自己的节奏有条不紊进行备战。

中国足协现阶段成立两支球队,分别是扬科维奇带领的国奥队(U23)和成耀东挂帅的U21队,分别对应参加杭州亚运会和巴黎奥运会。毫无疑问,在国足世预赛已经出局的情况下,2022年度中国男子足球的首要任务是不要在家门口的亚洲杯出糗,想必这也是有关部门将这批孩子分为两队的主要原因。但也正是在这种思路的驱动下,中国足球再一次用一种“炒短线”的方式去布局未来。

中国队自己退出了U23亚洲杯,这本身就是一次非常好的练兵机会,无论这背后的理由是什么,放弃就是放弃了,让这批本身水平就一般的队员错失了很好的机会。那么接下来,这支所谓“国奥队”的任务是什么呢?只有亚运会了,不如干脆改名叫“国亚队”好了,因为他们根本不可能去参加2年后的巴黎奥运会比赛。等到亚运会一结束,无论结果如何,这支球队的结果都是解散。到头来,压根儿也没有积累什么比赛经验。指望这批队员未来进入成年国家队,去和亚洲对手竞争,是很悲观的。

而就在10日上午,又有消息称成耀东的U21队很可能去踢中甲比赛。虽然其初衷是要球员多参加比赛,但试问组队踢中甲这种水平的比赛,对于球员们在亚洲赛场上的竞争力提升又有多少的帮助?况且,当下中国足球不再搞金元足球,各家俱乐部为了节省成本,势必会将更多机会给本土年轻队员,此时不让这些年轻人去中超、中甲俱乐部竞争主力,而是去组队踢中甲,究竟有何意义呢?

多说无益。简单对比一下中日两国在未来球员培养和布局上的差别就会发现,我们的足球项目很难令人感到乐观。作者在这里也不是为了吹捧日本贬低我国,但事实摆在眼前,相信大家心中都有数。

3月下旬,全新组建的中国国奥队即将奔赴阿联酋迪拜参加“迪拜杯”,下半年还将作为东道主参加杭州亚运会的男足比赛。与此同时,日本足协也组建了新一届U21代表队,这支由前日本国脚、鹿岛鹿角主帅大岩刚率领的队伍,在日本国内被称作“巴黎世代”,顾名思义,该队的终极目标就是两年之后的巴黎奥运会男足比赛。而在今年,这支队伍还会参加3月下旬的迪拜杯,6月的东亚杯、7月的U23亚洲杯和9月的杭州亚运会。除去中国队主动放弃参赛资格的U23亚洲杯之外,这支日本“巴黎世代”,在其余3项赛事中,理论上都有和中国队交手的可能存在。我们只要稍微了解一下,就会发现中日两国在足球人才储备上的巨大沟堑。

这支新组建的球队在3月7开正式开营训练,入选集训大名单的球员主要都来自J联赛球队,比如在1月下旬曾经跟随日本成年国家队集训备战世预赛,在J1联赛开幕之后3轮打进2球的清水鼓动中场铃木唯人,湘南海洋中场田中聪,前几天因伤退出集训的柏太阳神前锋细谷真大、大阪钢巴后卫西尾隆矢等等。此外,还有越级入选,在日本国内被称作“怪物后卫”的混血队员蔡司-亨利等等。

当然,还有一些球员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入选这份名单,例如留洋的久保建英、齐藤光毅(洛默尔体育)、小久保怜央(本菲卡)、中井卓大(皇马梯队),还有受伤的松冈大起(清水),以及年龄尚浅,但已随队征战J联赛的荒木辽太郎(20岁,鹿岛)、北野飒太(17岁,大阪樱花)等队员。总的来说,大岩刚的这支队伍汇集了目前在日本国内踢球的,U21年龄段的最强选手。

用咱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大岩刚这次带队“时间紧任务重”。首先,受到疫情影响,留给他的备战时间不算很充裕。另外,和本土作战的东京奥运会不同,日本国奥这次需要征战预选赛,难度显然增添了不少。所以,大岩刚表示,本着兼顾球员成长和追求成绩的原则,尽可能的召集符合要求的球员,然后将他们捏合成型。此外,他还公开表示,自己追求的终极形态“并不是让球员通过巴黎奥运会成为成年国家队的一员,而是让球员以国家队成员身份去参加巴黎奥运会”,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想必在未来一段时间这支U21队和森保一的国家队之间会建立起一些联系。

3月9日,日本U21和横滨水手之间进行了一场练习赛,最终凭借藤尾翔太、鮎川峻各自的梅开二度,以及小堀空的进球,5-1击败了对手。来自J2德岛旋涡的前锋藤尾翔太打进了这支球队的第1个进球,担任场上队长的则是效力横滨水手的混血球员,本赛季在J联赛已经有4次出场的藤田让瑠。

藤田在日本各级别国字号球队都留下过足迹,是这支球队中经验非常丰富的一员。在本赛季横滨水手已经进行的5场联赛中,除了对阵川崎前锋的比赛之外,他都有登场,其中2场首发2场替补,作为后腰总共踢了190分钟。按照球员自己的说法,经过J联赛的锻炼,自己学会了不断向前给对手施加压力。作为球队的主力后腰,他在这场热身赛中也将这一特点很好的发挥出来。其表现得到了一致好评。

出任首发前腰的是清水中场铃木唯人,这名20岁的中场上赛季就已经代表清水踢了多达33场,总共2009分钟的J1联赛,从板凳替补一步步成长为球队主力核心。本赛季开始之后则坐稳主力前锋的位置,3场联赛打进2球,在同年龄段里面已经算是经验很丰富的一位。而且铃木唯人可以胜任前场多个位置,给主帅的排兵布阵留下很大的空间。此外,这场比赛进球的藤尾、鮎川、小堀也都是各自俱乐部的主力或者主力轮换队员,本赛季的J1、J2联赛都有登场。

显然,大岩刚的这支球队,队员的实战经验普遍是非常丰富的,他们需要的是更多的参与国际赛场的机会,在未来2年多时间里,用这样的方式来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很快,大岩刚就会公布一份参加迪拜杯的正式名单,而这份名单中很可能会包括几名留洋的球员。迪拜杯总共10队参加,但每队只有3场比赛,机会难得。日本队在前2场比赛将分别对阵克罗地亚与卡塔尔,根据这2场比赛的成绩决定第3场排位赛的对手。

看了上面针对日本U21的简单介绍,我们不难发现,虽然时间紧迫,但是这支以巴黎奥运会为阶段性目标的球队,依然在按照自己的节奏有条不紊进行备战。

中国足协现阶段成立两支球队,分别是扬科维奇带领的国奥队(U23)和成耀东挂帅的U21队,分别对应参加杭州亚运会和巴黎奥运会。毫无疑问,在国足世预赛已经出局的情况下,2022年度中国男子足球的首要任务是不要在家门口的亚洲杯出糗,想必这也是有关部门将这批孩子分为两队的主要原因。但也正是在这种思路的驱动下,中国足球再一次用一种“炒短线”的方式去布局未来。

中国队自己退出了U23亚洲杯,这本身就是一次非常好的练兵机会,无论这背后的理由是什么,放弃就是放弃了,让这批本身水平就一般的队员错失了很好的机会。那么接下来,这支所谓“国奥队”的任务是什么呢?只有亚运会了,不如干脆改名叫“国亚队”好了,因为他们根本不可能去参加2年后的巴黎奥运会比赛。等到亚运会一结束,无论结果如何,这支球队的结果都是解散。到头来,压根儿也没有积累什么比赛经验。指望这批队员未来进入成年国家队,去和亚洲对手竞争,是很悲观的。

而就在10日上午,又有消息称成耀东的U21队很可能去踢中甲比赛。虽然其初衷是要球员多参加比赛,但试问组队踢中甲这种水平的比赛,对于球员们在亚洲赛场上的竞争力提升又有多少的帮助?况且,当下中国足球不再搞金元足球,各家俱乐部为了节省成本,势必会将更多机会给本土年轻队员,此时不让这些年轻人去中超、中甲俱乐部竞争主力,而是去组队踢中甲,究竟有何意义呢?

多说无益。简单对比一下中日两国在未来球员培养和布局上的差别就会发现,我们的足球项目很难令人感到乐观。作者在这里也不是为了吹捧日本贬低我国,但事实摆在眼前,相信大家心中都有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