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延庆3月12日电(记者刘扬涛、马邦杰)北京冬残奥会赛事接近尾声,在位于延庆小海陀山的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全体安保人员用他们用严谨的态度、辛勤的值守和耐心的沟通,为赛事运行铸就“安全之盾”。

晚上九点,小海陀山上夜风凛凛,冬奥延庆场馆群安保经理穆江仍然和同事一起在山间巡逻。“每天我们都要对所有场馆进行检查,针对水、电、气、热、讯等设施设备,排除安全隐患。”他说,“从冬奥会到冬残奥会,我们没有一天松懈。”

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和距其6公里外的国家雪车雪橇中心都是新建场馆,复杂的山地环境,给这里的安保工作增添了不少难度。穆江说,作为北京市公安局延庆分局一名从警26年的老民警,他经历过2008年奥运会以及2019年世界园艺博览会等大型活动,但2020年5月初来延庆场馆群运行团队报到时,他还是“两眼一抹黑”,针对这里山高林密、地势多变、建筑结构复杂等因素,他与同事多次跋山涉水实地勘查现场,收集了大量一手资料。眺望着远方山顶,他说:“已经记不清自己爬上去过多少次了,对于这片山的每个角落我都非常熟悉。”

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组织工作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穆江主动收集了大量的政策文件,抓紧学习。在他的冬奥专用笔记本电脑里,已经存储了72G的各种资料,里面全部是他从2020年至今收集的冬奥相关材料。经过反复研究、考察、验证,穆江和同事一起完善优化了相关安保方案,并建立了视频巡控台账,为赛事做好了准备。

两年多时间里,穆江参与闭环管理勤务4次,共计140多天,忙于工作的他已经两年没有在家过春节了。去年5月,年近90岁的老父亲不慎摔倒骨折,他仅仅把父亲送到医院就又匆匆返回了场馆。“父亲是一名老公安,他对我说:‘我没赶上冬奥会的安保,你赶上了,家里的一切你只管放心,我替你站好岗,确保冬奥会的安全,这也是我的荣光!”穆江说,“家人的支持和鼓励既让我充满力量,也更感到身上的责任重大。”

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期间,延庆赛区安保团队迎来了“大考”,穆江和同事们各司其职、日夜值守,不敢有一丝懈怠。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场馆安保经理尤航是这片场地安保工作的“一线指挥”,为了方便工作,他把被褥铺盖都带到了场馆的办公室来。“组委会在山下酒店给我安排了房间,不过从1月初至今我只回去过七八趟,还主要是为了洗澡。”尤航说,“因为常常要工作到很晚,我一般都住在场馆,这样既节省了往返的时间,守在这儿自己心里也踏实。”

国家高山滑雪中心的安保团队共有200余人,包括公安、消防、保安等人员,作为安保经理,尤航既要统筹场馆安全、消防安全、防疫安全等工作,又要精确安排每个岗亭、站点的值守人员和轮替班次,还要管好所有人的吃、穿、住、行,工作琐碎而繁杂。但他仍不忘关心爱护每一个同事,他会抽空组织大家集体看场电影,或是到集散广场散散步,同事们提出生活上的要求他也尽量满足。

“延庆赛区闭环内没有专门的理发场所,刚来时我面对同事的理发需求犯了难。”他说,“后来我偶然发现我们同事头发总是整整齐齐的,一问才知道有个安保人员会理发,这下不仅解决了大家的理发问题,甚至许多场馆的工作人员都来找我们理发,我们从不拒绝。”

虽然肩上的担子很重,但在尤航眼中,最辛苦的并不是自己,而是那些日夜值守在安保一线日左右,同事们一直在极寒天气下工作,山上的气温最低时降到了零下30摄氏度以下,加上高海拔环境带来的高原反应,都极大增加了安保工作的难度,但大家从来没有退缩和懈怠,每个人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甘当安保战线上的一颗螺丝钉。”尤航说,“甚至在闭环外的国家高山滑雪中心消防站里,也有12名消防员从1月4日起就开始驻勤,每天24小时随时待命。”

尤航告诉记者,在安保团队的努力下,“雪飞燕”从冬奥会开幕至今没有发生任何安全问题,为赛事的顺利运行提供了坚实保障。他说,“冬残奥会仍未结束,我们会继续以高标准开展安保工作,站好最后一班岗,用平稳、安全的赛事交出满意的答卷。”(参与记者:姚友明、张骁、张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