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讲这是一场很纯粹的定义战,正反双方就实用性与非实用性的定义纠缠了整场,自然而然的没有时间进入己方论点的推进与对方论点的拆解,所以在评判的过程中,只能抛弃原有的投票判准,如哪方证成程度更高则把票投向哪方,而是将定义战场的归属,作为投票的依据。

正方认为,只要人做事的时候有目的,且做某件事是有利于目的的达成,则全都归属于实用性的范畴,而反方则认为,判断实用性与非实用性需要具体考量目的的性质,即是否是具有外化的实际效益,内化于心的部分不叫实用性。

双方均找到了学理背书,且作出了一定的解释。从权威背书的角度,双方均没有进入对方的拆解,并不形成交锋,故诉诸权威的部分并不纳入考量。

1.正方要求反方需证明辩手打辩论对于其目标的实现均是南辕北辙才算完成论证,课以过大的论证义务。

2.正方最终无法解释反方提出的,若辩手在辩论中获得了并不属于原本最初目标的意外之喜,按照正方态度到底是否属于实用性。

3.正方中途承认了反方享有所谓辩论最高价值的天然利好,然而这样的天然价值,同样也属于有目标。也与己方定义相违背。

由于本场比赛双方针对自身立论的展开相对较少,主要战场是定义战,则定义战的偏向决定了票型。

正方:以工具性、目的性作为判断是否具有实用性。即对于辩论而言有明确目标且实现的属于实用性,而为实现则是非实用性

反方:实用性是例如校园社团的人工智能等社团可以看到能力提升等即时效益的,而非实用性例如乐器或者茶艺以个人素养或者认知、修性、认同感等叫做非实用性。

反方提出第一层挑战:按照抱有目的就算实用性那非实用性的例子是什么,正方给出的回应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主要用诸子百家的学说解释。进一步正方的解释是追求理性定好目标如果成功实现叫实用性,没实现叫做非实用性。但反方则认为这种既包括能力又包括认同感等价值都叫归于实用性,对于辩题的讨论没有意义,反方的论证变成了非实用性则是无意义的事。双方没达成共识。

正方申论从出处阐述了实用主义本身带有工具性,并且是从唯物和唯心两个层面进行调和。在例证的阐述中:如果希望提高辩论成功,那辩论训练的思辨和人际关系的处理则是实用的,如果打辩论是为了提升成绩但成绩下降则是非实用性。

反方给出的进一步挑战如果在实现目的的过程中产生了其他的效益不属于实用性(即后续共识中的意外之喜)除非正方能证明所有人打辩论的意义都是为了人生成功等。

其次第二层挑战是对于实用性也更倾向于这是一个看得到的即使效用,例如绩点的获取是我知道打辩论可以获得绩点属于实用性,但对于思辨能力、团队的认可度这种不知道是否对未来有帮助的情况下不能叫实用性。

正方给出的回应是第一反方没有比较意外之喜和追求目的实用性的比例高低,第二即便是意外之喜,但人在对于某件事的目的性是可以改变所以如果为了例如维持友谊这种意外之喜在之后也可能变成实用性。

针对以上两次战场的交锋:第一对于定义利益吃的越多的部分反方要求正方给出解释,正方第一次口径更多是停留在目的是否达到为标准没有回答关于非实用性的例子;而后正方给出进一步解释后,反方对于实现目的达到额外部分的挑战正方是让出了利益,但在双方比较多少的战场部分双方均没有完成论证,而意外之喜可以随着目的转变而转变也没有论证的情况下。

反方针对定义做出了更多合理的挑战,且进一步在通过效益的直接性和未来性这一层也解释了反方自身框架中提到素养、团队区别于绩点的差异,佐证了反方的定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